zhenzhubay.com

珍珠湾全球网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查看: 55593|回复: 7

83岁老人千里吊唁烈士父亲 获得蓝天救援队帮助-搜狐新闻

[复制链接]

427

主题

17

好友

3万

积分

精华
7
发表于 2013-4-7 16:29:17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吉县啊!”4月3日晚8时10分,当乘坐的轿车通过临吉高速公路吉县高速口时,83岁的孟玉莲老人突然仰起身子,左手托着氧气包,探头朝车外望去10天前,长年生活在晋北朔州的她,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与晋南这个陌生而美丽的山区县发生什么关系。而如今,她和吉县仿佛有了血肉联系通过本报和公益人士,她已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在75年前一场抗击日寇的战斗中,永远长眠在这里。

  清明节,孟玉莲老人终于达成了自己心中多年来的一个心愿在父亲的坟前叫一声“爹”。

  回顾

  本报联手公益人士寻找烈士亲人

  本报刊发稿件找到烈士侄女

  事情还要回溯到去年的8月25日,记者在吉县采访时偶然获悉,该县人祖山旅游开发公司在景区主峰附近施工时,发现两座国民党晋绥军抗日烈士纪念碑。

  得知消息后,记者立即驱车前往人祖山。巧的是,半路就意外碰到了正乘车下山的人祖山开发指挥部总指挥郑中午。在郑中午指引下,记者在人祖山主峰找到了墓碑的准确位置,看到了这两座碑,其中一座碑专为“第66师206旅第431团2营5连连长”“陆军步兵上尉王君纪勋”所立,上刻“国魂”“民族之光”字样。碑文记载,发生在1938年3月18日的这场长达两昼夜的抗日阻击战中,有126名战士壮烈牺牲。当天,记者便写成了《人祖山主峰发现国民党晋绥军抗日烈士纪念碑》一稿。2012年8月28日,稿件刊发。

  英雄长眠青山,后人是否知晓?随后,由本报策划,临汾、大同两地记者站持续联动,展开了寻访抗日烈士亲人的活动。根据墓碑上王纪勋连长籍贯山西大同县贵仁村的线索,本报驻大同记者刘俊卿数次前往已划归阳高县的贵仁村,寻找王纪勋的亲属。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周的努力,2012年9月3日,记者刘俊卿终于找到了王纪勋的一位侄女王希兰及她的丈夫柴存贵。当年9月4日,本报以《王连长身份确认侄女想去看看》为题,报道了寻亲的初步成果。同时,记者获悉王纪勋有一名亲生女儿在世,名叫王玉莲,但因工作调动,王玉莲全家30年前就搬到了位于朔州的神头电厂,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联系。

  多方寻找蓝天救援队热心支持

  本报稿件刊发后,一时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许多网友在论坛上转载稿件内容,帮助打听寻亲。

  系列寻亲稿件引起了大同市蓝天救援队队长何雪峰的注意,他通过QQ群,向救援队的上千名队友们通报了本报刊发稿件的内容,同时发出了帮助烈士寻亲的倡议。随后,他又和几个要好的队友仔细分析了稿件中提到的所有线索,带队前往阳高县贵仁村实地打探消息,同时托在朔州神头电厂工作的队友及亲戚朋友打听,但始终没有收集到任何有关王纪勋女儿王玉莲的消息。

  后来,何雪峰又与本报记者刘俊卿联手,几次前往王纪勋的侄女王希兰、王希枝姐妹家,当面详细询问有关王纪勋女儿的情况。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次与王希枝老人的攀谈中,得知王纪勋的女儿在年幼时就随母改嫁,因继父姓孟,王玉莲很早就改姓孟,名字也改成了孟玉莲。

  得到这一重要线索后,何雪峰立即将这一消息通报全体队友,同时电话通知神头电厂的队友,告知王纪勋的女儿改名孟玉莲的消息,同时,何雪峰又联系到了一名在公安部门工作的队友,希望通过公安户籍系统查到孟玉莲老人目前的住址和联系方式。大约40多分钟后,神头电厂的队友打来电话报喜,这次不但打听到了孟玉莲老人的情况,还找到了孟玉莲老人的住址和联系电话。

  激动难耐,何雪峰立即拉上两名骨干队员赶往神头电厂。

  父亲的消息老人起初并不相信

  途中,何雪峰先拨通了孟玉莲老人家里的电话。可是,当他把自己的来意跟对方说明后,电话那头却是怀疑和戒备的口气,让何雪峰整个人就像掉进了冷水中一般。最终,电话那头说:“我们对这个事情没有兴趣!”便匆匆挂掉了电话。“当时我们几个都快傻了!”在后来接受采访时,何雪峰说。

  当时何雪峰和队友已经到了神头电厂,并找到了帮忙打听消息的队友。稍微冷静下来后,何雪峰仔细考虑了事情的前前后后,毕竟自己跟老人还是素未谋面,老人对陌生人的这种态度,情有可原。考虑再三后,何雪峰决定,不管老人对这个事情是什么态度,自己都一定要上门见一下老人,当面把话带到。随即,何雪峰和队友想办法联系到了老人的儿子,再次诚恳地说明情况,老人的儿子对外公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但终归是曾经从母亲的口中听到过只言片语,他在半信半疑中,领何雪峰见到了母亲。

  见到老人时,孟玉莲老人正因身体不适,躺在家里吸氧,尽管如此,老人依旧思路清晰。何雪峰向她述说事情的经过及本报此次寻亲活动的全过程,老人不停地向何雪峰提问,考证事情的真实性。当何雪峰将事情的前后经过全部叙述给孟玉莲老人后,老人坐在那里,足足有5分钟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任何人。事后记者采访孟玉莲老人,她说:“最初接电话时,我还以为是有人来骗我。70多年过去了,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敢相信这么多年我还能再得到父亲的消息,这是我今生最大的心愿啊!”

  今年4月3日晚8时30分,孟玉莲老人乘车来到下榻的吉县吉州宾馆门前,在女儿的搀扶下,踏上了自己父亲曾经浴血战斗过的地方。看到吉县县委、县政府和人祖山旅游开发公司前来迎接她的人群,看到了宾馆大门口的电子显示屏上“欢迎王纪勋烈士女儿孟玉莲女士”字样,孟玉莲老人难掩激动的神情,双眼噙满泪花,嘴唇微微颤抖,逐一与大家握手,不停地重复着:“谢谢!谢谢!”

  现场

  83岁老人细擦墓碑颤声喊“爹”

  无线电波祭拜英灵

  “国民革命军第66师206旅431团2营5连上尉连长王纪勋……在此清明时节……以告慰为我祖国牺牲的中华英灵们……”

  4月4日清明节上午10时整,随着一阵清脆的发报机声,一封“发”给王纪勋连长的明码电文,从太原市南内环街一栋居民楼里发出,穿出城市,传向另一个空间。这是同样关注此次公益寻亲活动的太原市无线电爱好者于世文老先生,为了响应在吉县人祖山顶峰举行的祭奠先烈活动而发出的无线电信号。他选择在这样一个特殊时刻,以这样一种独特方式,祭拜民族英灵。

  30年后老姐妹吉县聚首

  4月4日早晨7时,天空突然放晴。此时,人祖山旅游开发公司的冯彦山早早赶到人祖山顶峰,提前做祭拜的前期准备。站在王纪勋烈士墓前,冯彦山望着初升的太阳感叹:“英雄在天有灵,给我们这样一个好天气,要是下了雨,恐怕今天就别想上山了!”

  而此时的孟玉莲老人,早已穿戴整齐,站在宾馆窗前,想着心事。因心情激动,老人几乎彻夜未眠,守在旁边的小女儿很为母亲担心,以母亲的身体状况,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下来这一天的上山祭扫活动。为了了却这桩心愿,也为其身体着想,这次出来,家人专门为孟玉莲带上了氧气袋。

  4月4日7时30分,早餐时间。孟玉莲来到楼道里等着凌晨4点才赶到吉县的堂妹王希兰、王希枝她们已有整整30年没有见面了。孟玉莲看着30年没见的两个妹妹,并没有多说话,依旧像年轻时一样,姐姐拉起妹妹的手,妹妹挽住姐姐的胳膊,姐妹3人亲昵地走进餐厅。

  因为从吉县县城通往人祖山的公路还没修好,90%是崎岖的山路,进山只能坐越野车。8时整,由吉县县委、县政府和人祖山旅游开发公司从全县协调征借来的9辆越野车,已停在了酒店门口。从县城进人祖山主峰,有近两个小时的路程,孟玉莲坐在车内,透过车窗静静地看着父亲曾经浴血奋战的大山,不时拿起纸巾擦拭眼泪。毕竟年事已高,每当车翻过一道山梁时,孟玉莲老人便会深吸一口气,可是当小女儿拿起氧气袋要她吸几口时,她却摆手拒绝:“不用,我没事,父亲在天有灵会保佑我的!”

  老人亲自擦拭父亲墓碑

  当日9时10分许,到了人祖山主峰附近,车队在一个缓坡前停了下来。大家陆续下车,整理着祭奠英烈用的花篮、花圈。

  孟玉莲老人迫不及待地走向冯彦山,询问父亲的墓在哪儿。在女儿的搀扶下,孟玉莲沿着山林中的一条小道上山。来到墓碑前,孟玉莲仔细地看着碑文,眼泪猛地流了下来。她左手扶在墓碑上,右手突然挣脱了女儿的搀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方雪白的手帕,仔细地擦拭着墓碑,上上下下,前前后后,不舍得落下一丁点,良久,嘴里才颤巍巍喊出了一声:“爹,女儿来看您了!我好想你,70多年了,不知道您究竟去哪儿了,今天女儿终于找到您了,来看您了!”听了这一席话,周围的人无不动容,纷纷低头擦泪。

  当日上午10时整,祭奠仪式开始,先是吉县县委相关领导向王纪勋烈士敬献花圈,接着是人祖山旅游开发公司代表献花篮,随后是孟玉莲向先父祭拜,接着是王希枝、柴存厚夫妇及王希兰敬献花圈。柴存厚专程从老家带来了一瓶家乡老酒,洒在了墓前。离开前,又用袋子装好一份人祖山的山土,说要带回大同留作纪念。紧接着是此次陪同孟玉莲前来祭拜的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女婿及王希枝、王希兰的儿子、儿媳等亲人祭拜。最后,随行的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们集体向烈士敬献鲜花,并附上远在太原发向天空的电波电文,以告慰所有英烈的在天之灵。

  走一遍父亲战斗过的地方

  祭奠仪式结束后,老人拄着拐杖吃力地迈着脚步穿过树林,迈过战壕遗迹,坚持绕烈士墓步行一圈,并走到烈士墓后,来到了原先刻有126名烈士牺牲姓名的烈士纪念碑前,俯身寻找碑上父亲的姓名。

  经过75年风雨剥蚀,碑上所刻先烈的姓名已模糊不清。冯彦山俯身从树林里拔出一丛绿草,擦拭墓碑,并将王纪勋的名字指给孟玉莲看。孟玉莲弯下腰看着父亲的名字,久久不舍得离去。

  祭拜结束,孟玉莲老人得知随后将要去参观父亲曾浴血奋战拼死保护的作战指挥部时,坚持要跟大家一起上山,想去看看父亲生前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望着陡峭崎岖的山路,无论是家人还是工作人员,都在为83岁老人的身体担忧。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们提议用软担架抬着老人上山,被老人拒绝了。毕竟岁月不饶人,老人在女儿的搀扶下,仅仅爬了几十米,便因体力不支不得不靠在一棵树上休息。等她再一次拿起拐杖向上前行,但这次只走了十几步,呼吸便急促起来,只得依依不舍地返回车上吸氧。途中,老人忍不住回望峰顶上依稀可见的工事,似乎在寻找着父亲当年英勇作战的身影。待大家从山顶参观完返回时,尚在吸氧的老人忍不住叫过大女儿,详细询问着顶峰上看到了什么、有哪些建筑……

  对话 1

  记者:您对父亲还有印象吗?

  孟玉莲:父亲离开家的时候我刚五六岁,对父亲有一定的记忆。记得当时父亲要去考军校离开家,母亲抱着我去村口送他,说了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母亲很伤心,哭着说让父亲一定要回来。没想到,父亲这一走竟成了永别,得到父亲的确切消息,竟已是在七十多年后的今天!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知道父亲牺牲的?

  孟玉莲:因为当时家里有一个亲戚,跟父亲差不多时候参的军,不过他参加的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后来,这个亲戚托人给母亲捎回消息来,说父亲已经牺牲,但没有更详细的信息。后来,因为战乱和生活所迫,我便跟着母亲改嫁,随了继父姓孟。

  记者:你想过要查找父亲的消息吗?

  孟玉莲:曾经想过,但因为战乱和新中国成立后一段特殊的时期,也只能是有一个想法而已。母亲在世时,还想办法找亲戚问过,但终归没有任何确切的消息。后来母亲年纪大了,最终也没有什么结果。但是说实话,查找父亲线索的心思一直没有断过。记得有一年跟厂里的工友一起去广州旅游,想到父亲抗战时候上过军校,就一个人偷偷跑到黄埔军校拍了一张照片留念,也算是缓解一下我对父亲的思念吧。当时,我觉得此生肯定是没有希望了,没想到你们山西晚报和蓝天救援队帮我了却了这桩心事,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记者:您以后有什么打算?

  孟玉莲:毕竟父亲将自己的热血洒在了这片土地上,以后只要我的身体允许,我想每年都来给父亲祭扫,同时也看看吉县的发展,看看人祖山的发展。

  记者:希望您身体健康,每年都能来人祖山看看。

  对话 2

  大同市蓝天救援队队长何雪峰

  寻找其他烈士亲属我们还会全力参与

  记者:首先请接受我对你和你的队友们的谢意,如果没有你们的努力,我们的寻亲活动不可能这么顺利。我特别想知道,最初是一种什么想法让你决定来参与这次寻亲的?

  何雪峰:知道王纪勋烈士,是看到了山西晚报的报道。我们首先被126名为保国土而牺牲的战士们的英勇所感动。更让人所动容的是,他们牺牲后在这深山里默默无闻了七十多年却无人知晓。我们作为享受他们用生命换来的胜利果实的后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到他们的遗孤,让英烈泉下得以安息。

  记者:这次蓝天救援队来吉县人祖山参加祭拜活动,我看到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全副武装”。

  何雪峰:我们这次来吉县的主要目的,就是给英烈的女儿孟玉莲老人保驾护航。从报道中我们得知,人祖山上山的路崎岖难行,同时在寻亲过程中,我们考虑到老人的年龄和身体状况,所以决定全程陪同。这次来的9名队员,是从所有队员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他们都受过专业救援培训,有着丰富的救援经验。选队员时还特意选了3名女同志,其中两人是专业医护人员,还有一名队员是特警,另一名是掌握特种驾驶技术的专职驾驶员。我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一定要让老人的祭拜行程万无一失。

  记者:看到你们大包小包带着不少装备,每次出来都带这么多东西吗?

  何雪峰:也不是。我们这次来时,除了带着平常的越野户外装备登山杖、户外帐篷以外,还专程带了一副软担架,并配备了急救包、卫星定位仪、氧气袋、急救药物等设备,全都是为了野外救护、深山救援做的准备。不过,让我们非常感动的是,这次活动,吉县县委、县政府和人祖山旅游开发公司都做了充足的准备,而且老人的身体状况也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好,所以大部分装备没有用上。我想正是老人对父亲的爱,才使得老人有这么强大的毅力坚持下来,这也是让我最为感动的。

  记者:从大同到吉县有七八百公里的路程,来回一趟的费用也不小,你们是怎么考虑这次出行费用的?

  何雪峰:这次与我们每次外出一样,都是队员们自掏腰包AA制,毕竟这次为烈士寻亲,包括祭拜,是我们每一个人应尽的义务。我们大家都带着帐篷、睡袋,原本计划不准备给媒体朋友和烈士家人添任何麻烦的,我们自己找地方搭建营地,不过没想到人祖山方面准备得这么周到。

  记者:通过上山祭拜,你对这次活动有何感受?

  何雪峰:上到人祖山,亲眼目睹了烈士们的墓地,参观了烈士们打仗时的战壕、碉堡,尤其是看到了有这么多热心人对烈士的关心,让我觉得我们做的这件事非常值得。以后寻找其他烈士亲属的工作,我们还会全力参与进来。

  对话 3

  人祖山景区开发指挥部总指挥郑中午

  要把人祖山建成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记者:为王纪勋烈士寻亲的活动,在各方通力合作下终于有了结果,您对这次活动有什么看法?

  郑中午:首先非常感谢山西晚报,如果没有你们的报道,不可能这么快就找到烈士的后人。同时,我们也非常感谢蓝天救援队的队员们,没有他们的付出,不会这么快就有结果。最初我们发现了王纪勋烈士纪念碑后,查阅了大量历史资料,对发生在人祖山顶峰的这场战斗进行了考证还原,也多次试图帮助烈士寻找家属,了却英雄心愿,但始终没有结果。这次看到孟玉莲老人能亲自来烈士墓前祭扫,了却心愿,我们心里很高兴、很欣慰。

  记者:除了王纪勋烈士,牺牲在人祖山上的还有很多烈士,人祖山在这方面有什么设想?

  郑中午:我们准备将所有烈士的姓名公布出来,包括一些可以查找到烈士亲属的线索。我们将尽力帮其他125名烈士找到家人或亲属。

  记者:发现烈士碑的这块墓地准备如何进行保护?

  郑中午:人祖山西与壶口瀑布相邻,景区面积达203平方公里,地域广大。目前,我们已将人祖山整体规划为人祖峰核心区和人祖寻根探秘带、山林休闲度假带“两带”,以及人祖朝圣探秘区、人祖主题休闲区、人祖遗址展示区、蔡家川生态旅游区、人祖山文化标志区“五区”。作为人祖山的一段重要历史,我们计划将王连长牺牲处,专门规划进“人祖山文化标志区”,开辟一块烈士陵园,为每一位烈士立碑建冢,供家属和民众来此祭拜,弘扬民族精神。我们在缅怀先烈、保护好墓地的同时,也要把人祖山建成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吉县人祖山阻击战

  抗日战争初期晋西战役的组成部分。

  1938年3月,日军攻陷晋南重镇临汾城后,纠集步炮联合兵力五千余人,分三路向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部所在地晋西吉县地区进攻,妄图一举摧垮晋绥军指挥系统。

  紧急情况下,第二0六旅旅长孙福麟奉命率全旅三个团,分别从桑峨、窑头一带,火速连夜向人祖山进发,先于日军抢占了人祖山制高点后,与敌人在人祖山展开争夺制高点的激烈战斗。旅长孙福麟亲到前线督战,经过两昼夜血战,击退敌人多次冲锋,毙伤敌人甚众,堵滞了日军前进,使长官部人员及物资安全西渡黄河入陕。当年10月10日,为了纪念在这次战役中英勇作战牺牲的官兵,孙福麟特在人祖山126名烈士鲜血染红的地方,勒石树碑,以慰忠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0-2-19 07:12 , Processed in 0.032296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