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wx1wx2的个人空间 http://wx1wx2.zzwave.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演绎

已有 1097 次阅读2019-2-22 16:01 |系统分类:转帖--非原创请选择

见评论栏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wx1wx2 2019-2-22 16:01
《2019年中美金融大决战演绎》
2019-02-13 10:35:42   作者:伯明登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料敌制胜,无论军事战、经济战,其理一同。

  (一)中美金融战的背景

  资本统治世界,是西方寡头垄断资本的梦想。美国对中国发动经济战,其大背景是美国为首的寡头垄断资本对中国崛起的遏制。美国不容许中国崛起,这是美国既定的国家战略,这不是一个总统的战略,也不是一个政党的战略,重返亚太与印太战略,本质上是一脉相承的。

  前苏联解体、俄罗斯休克疗法金融崩溃后,美国就把下一个目标瞄准了中国,不以中国的意志为转移。用经济战遏制中国,是美国既定的主要战略路径,无论美国总统如何反复无常,开打贸易战是真刀实枪,声称不打贸易战只是缓兵之计。

  经济战的核心是对中国发动金融战,贸易战仅是金融战的前哨战。

  金融战的目的,一是洗劫中国50万亿美元的财富,就象在俄罗斯休克疗法中,洗劫俄罗斯20多万亿美元的财富;二是解体中国,由金融崩溃,导致社会动荡、政权解体,彻底阻断中华民族的崛起。

  (二)中美经济战的力量结构

  (1)美国发动经济战的三个力量来源:

  第一,美国垄断资本自身的力量;第二,国际垄断资本联盟的力量,所谓资本联合资本,包括美欧日资本联盟、其它附庸资本;第三,中国买办资本的力量。

  (2)中国经济反击战的三个力量来源:

  第一,中国自身的力量,以国家资本为主导,民间民族资本为辅助;第二,国际正义联盟的力量,包括共同战斗阵营的力量、一带一路共同体的力量、垄断资本收割过程中受害国家的力量;第三,利用美国国内民众反对力量,以及美欧资本集团利益分裂的矛盾。

  (三)中美经济战的战略选择

  (1)美国要速决战:

  美国对中国发动金融战,布局是长期的,总决战袭击则是短促的。

  美国通过缩表加息等手段来促使美元回流,使其它发展中国家发生金融危机。

  但在时间上,美国是耗不起的。一是因为加息不可能无限制的加,利息过高,必定刺破美国股市泡沫;二是因为美元不可能无限制升值,美元无限制升值,必定会打击美国实体经济,使美国经济陷入萧条。

  不断的加息缩表,是美国经济无法承受之重。加息缩表只能是一个短期行为,再配以其它手段,以完成对目标国的收割洗劫。

  所以美国对中国要发动的金融战,必定是短促突袭,妄图在中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击溃中国金融堤坝。

  (2)中国要持久战:

  中国的反制之道,则是打持久战,打到美国自己崩溃为止。

  中国是一个大国,有足够的经济战略纵深。金融战本身是一个消耗战,攻防拉锯过程中,当中国有足够的定力和弹药,美国不能在未来1至2年内达成金融攻击战的目标,那么美国自身的危机就会暴露出来,时间拖得越久,则对美国越不利。

  中美经济战,中国处于防守反击的地位,首先要做好防守,使中国立于不败之地;然后要主动把握战机进行反击,避免机械的被动防御,避免被缓兵之计所蒙蔽,直至取得金融战的最终胜利。

  (四)美国发动金融战的攻击路径

  美国对中国发动金融战,是有既定套路的。休克疗法,是针对俄罗斯的金融战套路;毁灭性创新,是针对中国的金融战套路。无论休克疗法,还是毁灭性创新,酒瓶里装的都是“华盛顿共识”,只是换了个马甲而已。

  美国用毁灭性创新毁灭中国经济的逻辑路径:

  1.拆毁中国的金融城墙:

  1.1.理论误导:

  用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进行洗脑,既定的三段论洗脑模式:第一,市场化;第二,彻底市场化;第三,体制有问题。

  1.2.学术代言人:

  豢养包装大量的自由派经济学家、金融专家,渗透到中国经济、金融、学院、媒体各界,贩卖市场化毒丸,攻击体制有问题。

  1.3.制造政策漏洞:

  政府采信自由派学术代言人的方案,出台有漏洞的经济金融政策;逐步拆除实体与金融的城防,门户基本洞开;引入CDS等金融战木马,为引爆金融总决战预设埋伏。

  2.做空中国经济:

  金融稳定的基础是实体经济,要做空金融,首先就是做空实体经济。

  高成长、低利润、高负债,是中国实体企业普遍的运行模式,这是国情。2010年以来,美国为首的国际垄断资本集团,开启了针对中国的做空模式,行业成长性不断下降,利润率不断降低,融资成本越来越高,融资困难越来越大,企业经营状况不断恶化,原有运行模式无法持续。

  2.1.高筑贸易围墙:

  减少对中国商品的进口,并压低价格;制造业外迁,进口国转移;双反调查、安全审查、开打贸易战等。

  2.2.产业负向运作:

  非市场层面的产业负向运作,是资本控制产业的杀手锏。控制产业链关键资源,控制产业链定价权,通过剧烈的价格抖动,带来产业的巨大震荡,达成打击目标的灾难性后果。中国的食用油、棉纱、钢铁等众多产业,都遭到了产业负向运作的打击;转基因粮食低价倾销,是对粮食产业的定向打击。

  2.3.阻断金融良性循环:

  美联储缩表加息,引导美元外逃,并导致中国被动的货币通缩与利率上升;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以多种形式高息揽储,抢夺民间存款,打乱传统的银行运行秩序;过度的金融产品创新,加剧资金脱实向虚,金融投机、金融诈骗泛滥成灾,实体融资更加困难。

  2.4.打压股市:

  股市的持续不景气,不是自然现象,而是遭遇了人为的做空打压。股指期货、融资融券、北向通、外资准入等,为股市恶意炒作提供了平台、工具、通道,股市正常融资功能削弱,股市成了投机资本的赌场。恶意打压股市,不仅仅是为了投机牟利,更是为了恶化中国上市企业的财务状况,使企业的资产价值大幅度缩水,使许多股权质押的企业面临被平仓的困境。

  3.抄底中国经济:

  3.1.做空是为了抄底:

  企业在良好的运行状态下,是不会轻易出让股权的;即使会出让股权,那溢价收购的代价也是相当高的。

  中国企业遭遇做空,陷入了困境,出让股权就成了不得已的选择,而且没有了讨价还价的资格,只能被低价抄底。

  中国大多数优质企业集中在股市,中国股市就成了首当其冲的做空对象,在总体经济状况企稳的状态下,股市还是跌跌不休,大量股票跌破了企业资产的实际价值。

  3.2.抄底的三个目的:

  一是控制中国经济,收割控制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其他优质资产;二是炒作牟利,低价抄底,然后拉升价格后抛出,牟取暴利;三是获取引爆中国金融危机的筹码。

  3.3.抄底中国优质资产:

  中国优质的上市企业,以及优质的未上市企业,都是国际垄断资本抄底收割的目标。国内的民间资本,也在瞄准优质的上市企业和未上市企业,但他们的实力远不及国际垄断资本。在这个时候,为了保护民族企业和产业主导权,国有资本必须出手收购部分重要的上市企业和未上市企业。

  这样就形成了三股收购力量:国际垄断资本、国内民间资本、国有资本的收购博弈。

  垄断资本为了在收购中国企业的过程中,狙击国有资本,会制造大量的噪音,“国进民退”成为他们豢养的自由派经济代言人的主要舆论攻击点。

  3.4.借法抄底:

  垄断资本抄底收割中国企业,自有资金只占少部分,更大部分则是借中国人的钱收购中国企业。

  借法收割原理:先以多种形式高息揽储,向目标国借10万亿元,用以收割目标国的资产;然后制造系统性金融危机,让目标国货币异常贬值;恶性贬值后归还目标国10万亿元。当目标国货币贬值100倍,收割成本只要资产价值的百分之一;贬值1000倍,收割成本只要资产价值的千分之一。

  4.拉升金融泡沫:

  房市泡沫已经形成,并处于严控状态;股市与债市就成了泡沫拉升的重点,拉得越高跌得越惨。

  4.1.股市大涨可能冲破6000点:

  垄断资本、民间资本、国有资本收购博弈,会吸引国内外追涨的游资进入中国股市,中国股市进入上升通道;本轮牛市沪指很可能冲破6000点,这个行情2019年就会来到,股市舆论一片狂热。

  4.2.CDS破坏性疯涨:

  CDS是2007-2008年美欧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2007年美国为首的CDS金融衍生品规模高达62万亿美元,CDS崩盘引爆金融危机,即使是美欧两大经济体都无法承受。

  CDS名义上是信用风险缓释工具,实际上是以债务债券为标的的金融赌博工具,是债市风险超级放大器,放大倍数可达20倍以上。

  中国式CDS,包括CRMA、CRMW、CDS、CLN四大产品,叠加资产证券化,其赌博投机与风险放大功能比较美国CDS有过之而无不及,是破坏中国金融安全的超级定时炸弹。

  中国民企债券融资计划,捆绑信用风险缓释工具,使中国CDS规模强行放大。

  中国债务体量庞大,只要其中10万亿债务标的就可做出200万亿CDS产品,100万亿债务标的则可做出2000万亿CDS产品。

  假设2019年中国的CDS规模,与2007年美国CDS规模相当,则2019年中国CDS规模可达到300万亿元人民币以上,一旦崩盘必将引爆金融危机。CDS可以20倍的放大金融泡沫,300万亿元CDS,实际上的债务标的只有15万亿元,这就是CDS隐藏的巨大破坏性。

  5.引爆系统性金融危机:

  2019年下半年,发动金融突袭战是大概率事件。

  金融突袭战,是十面埋伏的组合拳:股市砸盘、债市砸盘、房市砸盘,相互传导、相继跟进,配合美欧缩表加息、恶性高息揽储、信用评级下调、粮食价格上升、周边军事冲突,各类资金外逃,人民币恶性贬值势不可挡,系统性金融危机全面爆发。

  5.1.股市砸盘:

  沪指上升至5000~7000点的某个高位,国际垄断资本操控机构突然砸盘,游资惊恐逃离,股市一片风声鹤唳,迅速砸至3000点以下。

  5.2.债市砸盘:

  随着债市危机凸显,顺势刺破CDS泡沫,百万亿级规模CDS金融衍生品,将成为无法承受之重,企业、金融机构、个人投资者都牵涉其中,金融秩序一片混乱。

  5.3.房市砸盘:

  房地产泡沫破裂,价格大幅下跌却无人问津,开发商、个人购房者债务违约大量发生,银行坏账激增。

  5.4.美欧缩表加息:

  目前,只有美联储在缩表加息,到2019年下半年,不仅美联储会缩表加息,欧央行也将进入缩表加息的行列,进一步加剧全球资金紧张局面,加速发展中国家的资金外逃,中国也不能幸免。

  5.5.恶性高息揽储:

  利用利率市场化的政策漏洞,以银行储蓄和多种形式的理财产品,直接间接大量吸收中国民间存款。一可以加剧中国资金紧张局面,推高利息,破坏金融秩序;二可以抄底中国优质资产,用中国的钱收割中国;三可以兑换美元外逃,消耗中国外汇储备,用中国的弹药打中国。

  5.6.信用评级下调:

  调低企业信用评级,打压目标企业的融资能力,做空目标企业的资产价值;调低债券信用评级,以推进债务危机的恶化,促进CDS泡沫的破裂;调低国家主权信用评级,以做空国家金融机构信用、政府债务信用、人民币信用。

  5.7.粮食价格上升:

  民以食为天,在特殊的时刻,粮食是衡量货币的终极尺度。通过制造粮食紧张局面,拉升粮食价格,制造恶性通胀,迫使人民币恶性贬值。

  5.8.周边军事冲突:

  在周边敏感地区挑起军事冲突,制造经济金融不安定形势,驱使资金恐慌性外逃。

  5.9.各类资金外逃:

  首先是做空资本外逃,包括自有做空资本和高息揽储资本,带动投机资本、外企利润、国内民企与个人资本、其它中性资本等恐慌性外逃。

  5.10.人民币恶性贬值:

  股市、房市、债市砸盘同时,汇市砸盘紧跟,各类资金恐慌性外逃,风声鹤唳,一波接一波,人民币不断贬值,汇率管控机制失效。

  国际垄断资本设计的金融突袭战,十面埋伏凶险至极,一旦阴谋得逞,系统性金融危机将无可避免的爆发,实体瘫痪,金融崩溃,民不聊生,社会动荡,中华民族崛起的进程将遭遇重挫。

  为此,中国应及早采取针对性的措施,把系统性金融危机消除于未形成之前。

  (五)中国打赢高能经济战的路径

  1

  守 正

  五脏安和,才能四肢强健,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犹如五脏,一带一路,犹如伸展出去的四肢。守正,就是要守住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的国家控制权。

  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的控制权,掌握在国家手里,那么经济战的主动权就在中国这一边。

  如果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的控制权旁落,被国际垄断资本所窃取,那么经济战的主动权就会操控在垄断资本手里,中国将陷入十分被动的境地。

  3000多年前,姜太公就提出了“大农、大工、大商”三宝经济理念,政府不能失去对三宝的控制权,三宝的控制权失落政府就会失去权威,三宝控制完善则国家安全。

  时至今天,三宝理念可扩展为五宝,即大农、大工、大商、大金、大文。

  大农业:守住粮食产业的主权

  经济战无所不用其极,当粮食战与金融战组合使用,就可以对一个主权货币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当一麻袋货币换不来一个面包的时候,所有的汇率管制都将失去意义,货币崩溃不可避免。

  不管经济怎么发展,农业经济永远是整个国民经济的基础。以一座大厦来比喻,农业经济是基座,工业经济是支柱,金融经济是屋顶,它们是相互依存、相辅相成的。农业经济稳,则工业经济稳,金融经济稳;农业经济不稳,则工业经济不稳,金融经济不稳。

  农业经济的核心是粮食,粮食安全有保障,垄断资本就难以通过发动粮食战争来恶性提高粮食价格、制造恶性通货膨胀,从而维护货币的稳定。可以这么说,守护粮食主权,就是守护金融主权。

  2.大工业:守护战略实体产业

  实体产业是金融的基础,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科技领先产业,共同构成了金融安全的战略纵深。

  垄断资本为了控制中国经济,正在采用黑虎掏心的战略,以市场化之名收割控制中国的实体产业,破坏中国的金融基础,割断产业与金融的相生关系,分而治之,各个击破。

  中国实体产业一旦被垄断资本控制,意味着中国金融没有了根基,金融战没有了筹码。实体产业的战略博弈,控制与反控制,事关国家金融安全大计。

  3.大商业:发挥社会稳衡功能

  货币的稳定,首先是货物价格的稳定。但市场化的商业系统维护不了货物价格的稳定,市场化的商业系统以利润最大化为目标,当发生粮食短缺的时候,就会囤积居奇;当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就会哄抬物价。关键时刻,不但发挥不了正向的作用,而且会加剧危机,随之又将陷入瘫痪。

  维护货物价格稳定的功能,是一种社会责任,政府必须在其中扮演主导和关键的角色,解决办法就是建立政府主导的商业系统,与市场化商业系统相辅相成。

  商业的功能不仅仅是买卖,政府主导的商业系统,发挥多种稳衡功能:调节余缺,使货畅其流;双向调节,稳衡价格;平时作为普惠物资供应渠道,特殊时期保障粮食等民生短缺物资的稳定供应;衍生的商业消费金融,对于支撑政府的金融控制权意义重大。

  4.大金融:守住货币之正

  “放水养鱼,抽水捕鱼”,霸权美元一张一缩收割控制世界经济,是周期性金融危机的根源,全世界发展中国家深受其害。中国货币发行,以美元为锚,随美元的通缩而通缩,则中国经济势必会陷入被收割的逻辑。

  中国经济要摆脱被收割的命运,货币发行必须独立自主,避免以美元为锚。同时,中国人民币应建立共赢机制,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克服被美元收割的困难,成为世界经济的稳衡器。

  中美金融大决战,终极博弈目标是货币。在最后摊牌之前,美国所做的一切,对己是关紧门户,对中国则是逼迫洞开门户。

  胜兵先胜而后求战,中国金融改革,宁可稳健有余,不可盲目开放,底线是守住货币安全的门户;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领域,应以国有为主;粮食产业、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是对金融的支撑,避免控制权旁落;CDS等金融投机赌博产品,必须控制或禁止。

  5.大文化:建立正向文化引力场

  从意识形态,到社会形态,到经济形态,到个人行为方式,这是一个文化引力场,决定着社会向心力和财富流向。

  美国主导的文化引力场体系,从自由民主的普世价值,到资本宪政的社会形态,到私有市场的经济形态,到个人主义的行为方式,构成了一个丛林法则的负向引力场,世界财富输送模式,从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从中国流向美国,劫贫济富,贫者愈贫,富者愈富。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中华文明的核心是道德,中国必须重建世界道德价值观,从道德的社会形态,到道德的经济形态,到道德的个人行为方式,系统构建正向文化引力场,均衡社会财富的分配,推动建立和平、共享、互尊的世界命运共同体。

  2

  补 漏

  补金融安全之漏

  (1)补金融与实体分离之漏:

  金融在投机圈空转,实业失血。金融泡沫泛滥,金融诈骗泛滥,金融坏账泛滥,发生金融事故就成了大概率事件。

  金融仅为金融是小金融,金融与实业相乘是大金融,实业围护金融,犹如山脉与水库的关系,山高水深,云蒸霞蔚。

  (2)补高息揽储之漏:

  利率市场化,使高利贷合法化。

  高息揽储,直接以高息存款揽储的只占少部分,更多的是以层出不穷的理财产品的名目出现。

  ▪推高市场利率,增加企业融资成本;

  ▪搅乱既有金融秩序,打破金融稳态;

  ▪做空资本恶意高息揽储,加剧货币紧缩局面,使中国的民间存款,成了做空资本收割中国资产的弹药,甚至成了资本外逃做空中国货币的弹药。

  (3)补货币负向循环之漏:

  中国商品出口换取美元;中国又用美元购买美债;美国又用中国的美元来收购中国的资产;如此循环往复,就形成了美国用中国的钱收购中国资产的负向循环,直至收购整个中国。

  美国通过美元的贬值,以及收割资产的增值,来抵消负债,几轮循环下来,等于中国的资产白白送给了美国。

  更加严重的后果是,当中国的资产为垄断资本控制后,就可以轻易发动金融战,而中国却失去了防守反击的筹码。

  2.补粮食安全之漏:

  (1)进口转基因粮食的依赖,年进口转基因粮食总量已达1亿多吨,相当于中国粮食总产量的20%。

  (2)利用土地市场化漏洞,国际四大粮商间接、直接大量圈占中国耕田。

  (3)四大粮商在中国进行全产业链操控,从种子到农资,从终端到流通,从仓储到期货。

  (4)转基因粮食倾销,进一步打压粮农积极性,有利于四大粮商深度控制粮食产业。

  以上四条综合起来,中国粮食主权即将旁落,垄断资本发动粮食战争的条件基本具备。

  3.补实体产业安全之漏:

  中国的实体产业,在全世界是最完备的。

  体系完备的实体产业,构成了巨大的国际竞争优势,构成了金融安全的战略纵深,构成了人民币国际化的坚实基础。

  垄断资本通过做空实体产业,抄底控制中国实体产业,以此削弱中国的竞争优势,破坏中国金融安全的战略纵深,拆毁人民币国际化的支撑基础。

  22条外商投资限制的取消,金融领域外资准入的进一步开放,中国产业经济门户洞开,而美国却有“301条款”、“外商投资与国家安全法”等多重产业经济防护墙,中国的开放政策就成了事实上的单向开放;在这样的不对等环境下,中国的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科技领先产业,都面临着被单向收割的危险。

  4.补股市安全之漏:

  股市的正常功能是为企业融资,而中国股市的现状,融资功能退居其次,赌博投机功能占据主导地位。

  投机资本利用股指期货、融资融券工具,已经在中国股市进行多轮收割,使中国股民的财富大量蒸发,企业融资却陷入困境。

  股指期货设立以来,事实上从来没有发挥过稳定股市的正向作用,仅仅是股市投机炒作工具而已。

  融资融券,从来没有发挥过促进股市正常融资的功能,只是加大了股市投机炒作的杠杆。

  目前,垄断资本正在加紧抄底股市,抄底以后再抬升,抬升以后再做空,中国股市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5.补房地产安全之漏:

  房地产的巨大泡沫是既定的事实,继续发展有四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房价继续上升,为了假性繁荣,埋下更大的隐患。这一种可能是需要严格防止的。

  第二种可能是房价不涨不跌,基本维持现有的水平,也就是维持泡沫不破。代价是实体成本的高企,物价的通胀,人民币贬值的压力;而且维持这种状态,难度很高,会遭到做空资本的攻击,泡沫破裂的风险随时存在。所以,这并不是一种理想的状态。

  第三种可能是房价良性下跌,主动挤出一部分泡沫,投机性需求严格控制,刚性需求得到鼓励,因房地产泡沫破裂可能带来的系统性金融危机预先给予化解,有效锁住资金防止外逃,使房地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健康支柱。

  第四种可能是房价恶性下跌,银行坏账剧增,导致系统性金融危机爆发,房市、股市、债市相互传导,危机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这是最坏的一种结果,必须防患于未然。

  6.补债市CDS之漏:

  政府债、企业债、房贷、个人信贷等,中国的总债务规模已经十分庞大,但这些债务还是有主体的,规模还是有限度的,只要经济发展得好,还是良性的,可控的。

  恶性的、不可控的债市危机来源于CDS,以及CDS相关联的资产证券化。

  CDS:债市风险放大器

  CDS把政府债、企业债、房贷、个人信贷等各种债务做成对赌的球,可以20倍的放大债务泡沫,50万亿元的实际债务,通过CDS可以做成1000万亿元的对赌产品,一旦刺破,无法收拾。

  中国CDS系列产品,包括CRMA(信用风险缓释合约,放大1倍)、CRMW(信用风险缓释凭证,放大5倍,可直接流通)、CDS(信用违约互换,放大倍数不限)、CLN(信用联结票据,放大倍数不限,可直接流通),CRMA、CRMW、CDS、CLN这四个产品都可以通过资产证券化,作为理财产品进一步流通。

  CDS与债务标的的实际债务人、债权人没有关系,就象赌球跟足球比赛的双方是没有关系的。CDS系列产品的所谓信用风险缓释,完全是一个谎言,实际只是金融赌博与金融破坏的一个工具。中国政府必须采取有力的手段,及早进行管控。

  3

  出 奇

  1.摆脱非市场经济国家的紧箍咒:

  美国奉行单边主义,无视国际规则,指责中国为非市场经济国家,自己却实行贸易保护主义。中国应该借力打力,提出对等原则:双边对等,多边对等。

  针对美国的“301条款”、“外商投资与国家安全法”等单边主义法规,中国可以采取相应的政策法规,来抵消美国的单边制裁。

  市场经济只是经济的一种形态,市场经济不是经济发展的目标,人民的福祉、社会的进步繁荣,才是经济发展的目标。

  为了实现经济发展的目标,经济的形态是多元的,有计划经济、市场经济、福利经济、环境经济等,它们各自承担不同的社会功能,这样才能实现社会均衡、协调、可持续的发展,才能消除偏面的市场经济所导致的周期性危机。

  2.摆脱对美国市场的依赖:

  中国经济要摆脱对美国市场的依赖,一方面是摆脱对美国出口的依赖,即使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全部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经济发展大局也不会受到影响;另一方面,摆脱对美国进口的依赖,即使不进口美国转基因粮油,不进口美国芯片,中国的粮食安全不会受到影响,中国的高科技产业不会受到影响。

  为此,中国经济要形成二个正向循环:对内的正向循环,对外的正向循环。

  (1)对内的正向循环:

  在房地产见顶、基建滞涨、汽车产业饱和、其他多个产业普遍过剩的情况下,通过计划经济、市场经济、福利经济、环境经济的协同发展,构建可持续发展的内生性正向经济循环。

  (2)对外的正向循环:

  依托中国强大完备的产业体系与庞大的国内市场,可与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形成经济互补共赢的贸易与投资关系。系统构建市场经济、产业经济、金融经济、文化经济竞争力,以互利共赢为原则,形成对外的正向经济循环。

  对内的正向经济循环为基础,对外的正向经济循环为延展,这样就可以使中国经济以8%的速度持续成长。

  3.阻断霸权美元的收割链条:

  美国通过加息缩表,引导美元从发展中国家回流美国,人为制造金融危机以收割发展中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带来沉重的打击。

  本轮美元通缩,主要收割目标是中国,过程中连带收割其他发展中国家。

  中国顺着霸权美元“放水养鱼,抽水捕鱼”的节奏,在其他发展中国家被收割之后,尤其是围护中国的国家被收割之后,中国最终也避免不了被收割的命运。

  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的领导力量,为了维护中国自身的利益,也为了维护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中国需要承担起阻断霸权美元收割链条的主要责任,联合其他发展中国家共同对抗美元霸权。

  言不尽意,兵形如水,因形而化,先处胜地,战则必胜!

  (转自“经济金融100人论坛”)
回复 wx1wx2 2019-2-22 19:02
黄树东:警惕美国金融战惊人内幕!
2019-02-13 10:53:5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黄树东
点击:1015   评论: 0(查看)
0
1.webp.jpg

  作者简介:黄树东,上山下乡的知青一代,后赴美留学。90年代中期以来,就职于美国顶级金融机构,从事金融投 资和资产管理,成绩斐然。期间同许多投资家和金融领域的学者有大量深入交流,包括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对投资和金融市场有深 刻的体验和认识,亲历了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危机以来,基于亲身感受和长时间的观察思考,写作了《中国,你要警惕》和《大国兴衰——全球化背景下的路线之争》,探讨中国经济转型中的发展战略和社会经济问题。

  其中,《中国, 你要警惕》版权已输出到香港等地。   美元没有内在价值,又不会被赎回,这使美国在国家博弈上处于一种超越于所有国家之上的地位。一方面,可以根据国家利益的需要,通过外贸赤字来支撑财政赤字;另一方面,美国不必担心大量的赤字美元会导致外国投资者控制美国经济。从理论上讲,美国可以通过印钞机来征服其他国家的实体产业。

  美元是国家博弈的超限武器。

  美国是人类历史上非常独特的帝国。这个帝国建立在全世界的财富之上。这个帝国依靠没有内在价值的美元,推动经济全球化,推动开放。它一方面要求其他国家开放自己的产业,另一方面却严格限制其他国家在美国收购产业;一方面要将发展中国家融入世界,另一方面坚定地维护美国的经济完整和自立。这种建立在美元基础上不对称的开放,为美国带来了战略机会。美国成了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依靠印钞机来购买世界货物和资产的国家,它将大量没有内在价值的美元注入世界;而世界上其他国家却不能要求美国赎回这些美元,或者用这些美元在美国进行对等的收购。在这种不平等、不对称的经济关系中,谁的经济最开放,谁就可能成为(没有内在价值)美元的捕猎对象。从理论上讲,美国可以通过印钞机买下这个最开放的国家,买下这个国家的关键产业,买下这个国家生产的大量货物,而不必赎回所支付的美元;而这个最开放的国家,却不能让美国为这些美元提供任何抵押,也不能用这些美元在美国实施对等的购买,而只能用来购买美国政府债券或其他虚拟资产,将出售真实产业和货物换来的美元循环回美国。

  虚拟债务征服实体经济,这就是全球化的另一个面孔。   例如,美国可以通过扩大信用,以提供廉价资金的方式推动跨国公司大规模投资(收购)中国,大量收购中国的关键产业,或关键产业里面的龙头企业。而中国却不能用出售这些产业所换回的美元在美国实施对等的收购,而只能将这些美元变成各种虚拟投资,变成美国的国债、股票和债券等。这些跨国公司收购的目的,可能是控制某些产业,可能是消除潜在竞争对手,可能是为了垄断市场,也可能仅仅是出于产业战争。他们收购以后,往往采取多种方式肢解被收购的中国企业及其品牌,导致中国的民族产业破碎。而中国出售产业换回的这些美元同中国大量的贸易盈余一样,变成了各种虚拟债务。

  假如中国不保护自己的产业,从理论上讲,美国可以通过印钞机买下中国所有的关键产业,然后摧毁它们,使中国成为美国的经济殖民地。

     假如中国放弃资本控制,不保护自己的产业,美国只需让印钞机高速运转,就可以在几乎不耗费经济资源的前提下,让一文不值的美元洪水一样涌进中国,买断中国所有的关键产业,然后再把这些美元通过美元储备、美国国债和美国股票等方式循环回美国。中国将面临失去经济产业而获得虚拟资本的困境。   更令人不安的是,美国用于收购中国的这种“资本”有相当大一部分是中国自己间接提供给美国的。中国在全球化过程中向美国提供了大量廉价贷款,使美国得以长期维持低利率。结果:(1)美国的低利率极大降低了美国企业投资中国的成本,刺激了对华投资;(2)在美国金融体系中,那些来自中国的大量的“赤字美元”在寻求高回报的过程中,被大量循环回中国,摇身一变成了对华投资;(3)中国提供的大量廉价资本推动了美国的信用扩张,使美国得以通过大规模扩张的方式推动投资中国。事实也是这样。这些年来,随着中国美元储备大量循环回美国,美国对华投资也大幅度增加。这些投资包括风险资本或私募基金,甚至所谓“战略投资”。他们用中国提供的资本大量收购中国资产。

  有时候收购中国资产不是为了获得中国实体资产的盈利能力,仅仅是为了摧毁中国的民族产业和民族品牌,占有中国市场。假如没有中国提供的那些大量的廉价资本,如前所述,美国早就出现了通货膨胀、高利率和信用萎缩。自顾不暇的美国,根本不可能大规模投资中国。

  这些投资在中国换成人民币以后,变成了中国的新增美元储备,同其他美元储备一样,要么存在美国银行,要么购买美国虚拟资产,被循环回了美国。

  在这种投资循环中,美国免费收购了中国。

  这种用中国提供的资本来收购中国真实资产的战略,是全球化在21世纪最大的金融创新。   这可以从以下一组数据中反映出来:几十年来,中国一共引进了几千亿美元的外资。这几千亿美元外资在中国收购或投资了大量的实体经济,导致大量的国有和非国有经济落入别人手中。然而,截至2008年底,中国海外资产总额高达2.9万亿美元,其中对外债务总额(包括美国对华投资)大约1.4万亿美元。资产负债相抵,中国海外资产净额高达1.5万亿美元。其中投资美国直接政府债券和间接政府债券的,高达1万多亿美元。换句话说,中国在对外开放的历史中,从国际资产负债的净值看,中国作为资本输出大国实际上没有引入一分钱的外资,却白白“卖”掉了几千亿美元的实体经济,损失了许多的民族品牌,肢解了许多产业链,拱手出让了许多资源。全球化给中国带来了可怕的财富循环:中国出口导向—美元储备—循环回美国—(美元投资)收购中国实体经济—美元储备增加—循环回美国。

  这种用实体经济换取虚拟债务的全球化,不是中国崛起之路。中国崛起呼唤保护主义。

  这种虚拟债务的大量积累,还会影响中国的金融政策的自主性。

   大量的外汇储备使人民币面临升值压力。货币升值和升值预期可能给一个国家带来许多负面的影响。

   过高的外汇储备,增加了维持自主货币政策的经济成本。为了维持自主的货币政策,控制自主货币发行量,央行必须冲销美元流入带来的货币增量。具体做法是,对流入的美元进行消毒。每流入一美元,就增发等值的人民币债券,回笼人民币,以维持国内货币供给量不变。央行实施这种货币政策的成本(利润)是人民币利率与美元利率的差价。

  过高的外汇储备,增加了美联储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影响,减少了央行实施金融政策的自主选项。

      过快的外汇储备增长,扭曲中国货币供应结构,进一步压缩内需,进一步推动出口导向,进一步导致发展抑制。如前所述,央行为了维持货币发行量的稳定,对流入的每一美元都要发行等值的人民币债券来回笼货币。这种方式维持了货币发行的总量,却可能扭曲货币发行的结构。持有美元和购买人民币债券的可能是不同的群体。这种国际社会通用的政策手段,导致大量货币从购买人民币债券的人手中,流向持有美元的群体手中。在中国,这个持有美元的群体往往是出口产业和沿海地区;而购买人民币债券的群体中可能有一部分不是出口产业和沿海地区。这种政策手段实施的结果,可能导致货币供应结构的改变,使货币从内地和内需产业流向沿海和出口产业,导致内需和内地货币供应相对不足,发展相对滞后,投资相对不足,分配更加不公。简而言之,可能强化“发展抑制”,导致更严重的“二元经济”。

  建立在美元霸权基础上的全球化是不均衡的体系,提供的是一个不公平的竞争场所。全球化这种不平等的基础,决定了不平等的结局。

     在这种不平等的前提下谈论自由市场、谈论公平竞争、谈论彼此依赖,是美国的特权,是发展中国家的无奈。简单的市场原理,很难解释国家博弈的实质。迷信市场价值,很难看清美国的帝国战略。在美国的这种帝国政策下,受到损害最大的是最开放的国家。

  ——“混改、放松国内金融管制(互联网金融——地下钱庄式的全面泛滥)、全面市场化(让“自由”市场起决定作用)、对中国资本市场价值中枢冲击最大的股指期货的裸卖空机制、大幅购买美国与欧洲日本的国债”——这五项足以使美欧免费收购中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9-3-26 03:55 , Processed in 0.027968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