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猫咪轩 http://zhenzhubay.com/?7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欢迎来到猫窝作客

日志

杨继绳是个彻头彻尾的两面派

热度 6已有 6345 次阅读2017-2-24 09:35 |系统分类:随笔评论

前言:观其言而察其行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祖训,我们千万不要忘记,不要让一些人的花言巧语给蒙蔽了。对杨继绳也同样应该如此,不但应该听他说了些什么,更应该看他干了些什么。看看他是否表里如一、言行一致!

 

杨继绳在接受斯坦福大学东亚系方枕采访时说道,“我的工作方式是调查,读书,思考。”,“ 向受众说出真相是记者的职责,向受众隐瞒真相是记者的职业道德不允许的。我作为一名职业记者,讲出一些真相,完全是份内应该做、必须做的事。” 杨继绳在2016年接受莱昂斯奖(Louis M. Lyons Award)的书面演讲时说“记者,就是真相的记录者、挖掘者和保卫者。”杨继绳在2015年接受瑞典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奖的书面答谢词时说“这部书没有虚构,没有夸张,每一件事都有可靠的依据。”

 

看来杨继绳是很清楚记者是干什么的,很会煽情也很会标榜自己。杨继绳自我标榜的东西很多,绝不仅限于这些,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听杨继绳自我标榜很能让人感动,这人了不起,几乎就是真理的化身了。 不过孔老夫子早在2000多年前就告诫我们要观其言而察其行! 我们不但要听杨继绳说了什么,更要看杨继绳做了些什么,今天就来给杨继绳察其行!

 

杨继绳在说他那本《墓碑》时说“这部书没有虚构,没有夸张,每一件事都有可靠的依据。”果真如此吗? 没有虚构也没有夸张? 每一件事都有可靠的依据? 那就先来察一下吧。

 

1.“凤阳,一个不到40万人的县,在三年大饥荒期间,饿死9万人,饿死人口占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请问杨继绳,这数字是怎么来的? 你是根据《凤阳县志》,那县志又可靠吗? 你的调查在哪里?你核实过了没有? 你不是说你的工作方式是调查吗? 你没有去调查,没有第一手资料,就能肯定这结论吗? 那请问,饿死9万人四分之一人口,那剩下的人是否应该都是皮包骨了? 中国历史上的大饥荒,非洲的饥荒都出现大规模的皮包骨,纳粹集中营里及日军的战俘营里也都出现了众多的皮包骨,就是最近(2016年)叙利亚因为战火也出现了不少皮包骨。大规模饿死人之前必定导致更大规模的皮包骨,这是自然规律,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就不一一列举了。听杨继绳自我标榜,凤阳饿死四分之一人口,那剩下的不应该都是皮包骨吗? 可事实是什么? 你并没有去调查,对事实并不清楚,你更不知道真相,对不对? 县志上也没有说当时凤阳遍地是皮包骨对不对? 县志上提到皮包骨了没有? 还能说“这部书没有虚构,没有夸张,每一件事都有可靠的依据。”吗? 你写出来的也不是真相,对不对?

 

2. 亳县“全县饿死20万人”,请问杨继绳,你的调查在哪里? 此处连县志的根据都没有! 你的根据就是原县人委办公室副主任梁志远的文章。那梁志远又进行了什么调查,是如何统计的? 是否可靠? 查百度百科,亳县在1985年的人口是110万余。在当时可能不到100万,饿死了20万,那剩下的就应该几乎全是皮包骨了。怎么不见这个梁志远提到皮包骨呢? 可能他也没有见到过吧! 那还可能饿死20万人吗?你这个记者就是这么当的吗? 知道记者需要亲自去核实吗? 你的调查就是这样进行的吗?

 

3. “蚌埠监委书记邓衍才告诉他们,蚌埠地区15个县就饿死了100万人。” 请问杨继绳,你的调查在哪里? 邓衍才的结论是怎么来的,他们进行了什么调查,你清楚吗? 你不清楚,就能够这么相信吗? 同样一个地区饿死100万人,那应该至少有7~8百万皮包骨,你知道吗? 可事实上有吗? 当时蚌埠的人口是多少? 是不是剩下的人都应该是皮包骨了? 但是又有多少人见过皮包骨呢?

 

4. 关于河南信阳,杨继绳写道“就在这样一个地区,在1959年冬到1960年春,至少有100万人因饥饿而死,饿死的人占总人口的八分之一以上。”饿死了八分之一以上,那剩下的该有多少是皮包骨了? 怎么没有人见到过? 难道不应该有几百万人是皮包骨吗? 他们都躲到哪里去了? 杨继绳,你的调查在哪里? 你核实了什么情况?

 

5. 杨继绳在《墓碑》中算出北京饿死了2.53万人。请问北京这饿死的2.53万人在哪里? 你就住在北京,没错吧。你的调查在哪里? 你去北京各区各县走一走,困难吗? 你去北京的各区县调查过饿死人的情况吗? 在北京你能够找出几个饿死的人来? 能够找出你数字的百分之一吗? 找不出,那能找出千分之一吗? 如果千分之一都找不出来,你能够找出万分之一吗? 最后请你自己算一下你把数字夸大了多少倍!

 

6. 杨继绳在《墓碑》中算出天津饿死了3.26万人。杨继绳你曾经在天津工作多年,对天津很了解,对不对? 那请问天津饿死的人在哪里? 你能否找出你数字的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来? 你又把数字夸大了多少倍?

 

7. 杨继绳你在《墓碑》中算出上海饿死了2.95万人。你的调查在哪里? 同样请找出这饿死人数的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来,再请算一下你把数字夸大了多少倍!

 

8. 杨继绳你在《墓碑》中算出辽宁饿死了48.07万人。请问,你的调查在哪里? 请找出这饿死人数的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来。找出的饿死人是应该能够被核实的,你这个当记者的应该很清楚,对不对?

 

9. 杨继绳在《墓碑》中算出浙江饿死了10.77万人。你的调查在哪里? 也请在浙江找出这饿死人数的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来。

 

10. 杨继绳在《墓碑》中算出江西饿死了13.29万人。你的调查又在哪里? 还是请在江西找出这饿死人数的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来。

 

11. 杨继绳还算出新疆饿死了5.07万人。可是当时新疆人口不多并不缺粮,杨继绳,新疆有人饿死吗? 你能找出这数字的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来吗?

 

12. 杨继绳在书中算出四川饿死797.01万人。当时四川人口是多少? 如果饿死近800万人,那得多少人应该是皮包骨? 5~6千万人是皮包骨不为过吧? 那四川是否几乎全省都是皮包骨了呢? 可事实是什么? 有多少人在四川见到了皮包骨? 四川的廖伯康见到过皮包骨吗? 见到过几个? 杨继绳你的调查在哪里? 你不是标榜自己会去调查吗? 你的可靠依据又是什么? 再请自己算一下你把数字夸大了一千倍还是一万倍!

 

13. 杨继绳在书中算出安徽省饿死226.28万人。这是否意味着当时安徽省应该至少有一千多万人是皮包骨了? 当时安徽人口是多少? 怎么不见去安徽调查的李坚说见到多少人是皮包骨? 如果李坚在安徽看见数不清的皮包骨,他能见死不救,对他们不闻不问,漠不关心吗? 这还有可能饿死二百多万人吗? 更重要的是杨继绳,你的调查在哪里? 你不是说你会去调查吗? 数字都可靠吗? 没几个皮包骨,饿死二百多万人,你不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吗?! 在安徽,你把数字扩大了一千倍还是一万倍?

 

14. 杨继绳在算完各省市饿死人数字以后拿其中的几个与别人的说法或计算结果比较了一下,然后就自认为是可信的了。请问杨继绳,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逻辑? 不会是清华大学老师教你的吧? 请问这种比较有意义吗? 说明了什么问题? 其坐标准确吗? 你不是在给清华大学丢脸吗?

 

15. 杨继绳在《墓碑》中写道“在魏岗公社逯楼大队陈营村检查,群众强烈反映农民马某,在其父亲死后被煮吃掉,并将一部分充当猪肉以每斤1.6元卖掉。”  请问杨继绳,你见过人的伤口吗? 见过人伤口里面的肉吗? 那与猪肉不是有很大的区别吗? 如果你没见过人的伤口,人的皮肤总见过吧。人的皮肤与猪皮区别不大吗? 别人见到那肉可能不知道是什么,但绝对不会把它当猪肉吧! 那这个马某还能够把它充当猪肉卖掉吗? 你不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吗? 不是自我标榜会去调查,会思考吗? 你的调查在哪里? 你的头脑又在哪里? 你到底会不会思考?!

 

这种东西在杨继绳的《墓碑》中比比皆是可以说是举不胜举。杨继绳并没有去进行调查,他也不会思考,更不会去伪存真,所以他这本书就是个谎言的大集合!

 

其实这不仅限于他这本书,他写的其它东西也是如此。 杨继绳在《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香港出版)中关于89年的风波时写道:“但我也听到过一些某处尸体就地掩埋、就地火化的传言。如果真有就地处理尸体的情况存在,那位收集尸体的人提供的296人,就不是全部了。”杨继绳这里说的是北京长安街及其附近。首先,杨继绳你的职业是什么? 是记者! 记者听到个传言,不去调查核实就这么写出来? 你还是记者吗? 那还要你这个记者干什么?! 传言谁不会传? 再来看其内容,在北京市区长安街及其附近怎么可能就地掩埋? 除火化场以外怎么可能就地火化? 还什么“如果”,这如果能够成立吗? 杨继绳你不去调查也就算了,但连脑筋都不肯动一下,如此低级的谎言都能够相信。杨继绳你到底是弱智还是别有用心呢? 说杨继绳是弱智,你又是国内最好的大学清华大学毕业的。 杨继绳是不是别有用心,到底是在造谣还是在当谣言的传声筒,这只能由杨继绳你自己来回答了。

 

杨继绳连北京长安街都懒得去走一走实地调查一下,还能指望他进行什么调查?!这就是杨继绳的“行”,真是不察不知道,一察吓一跳! 所以别看杨继绳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他就是嘴上一套,行动上又一套;他当面一套背后是又一套。所以杨继绳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两面派,他根本就没有记者的职业道德,不配做一名记者! 最后借用杨继绳在2016年接受莱昂斯奖时书面答谢中说的一段话来套在他自己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杨继绳这个记者就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制造弥天大谎,欺骗亿万受众”!

 


路过

鸡蛋
1

鲜花
5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岳东晓 2017-2-25 05:07
杨过了几十年才悟出他父亲是饿死的
回复 lfyhao 2017-3-2 16:59
以前看到杨的文章也很生气,后来慢慢明白了,国家有关部门为什么不禁止他的文章和他的言论了,只要稍具常识的人都能看出他的文章是多么的荒唐来,国家还费那劲禁他干什么。
去年始经常去凤阳附近的一个县出差,发现当地的低丘陵地貌情况下,水面比较多,已经到了淮河的下游了,水里的鱼虾类的皆可裹腹,怎么会轻易饿死人呢?前段时间去,坐的出租车司机就是凤阳人,说前两年土地确权时,他一家四口人有总共19亩土地,除五亩左右山地不宜种庄稼外,四口人平均粮食地都要超过三亩了。就是有自然灾害,也不可能是寸草不生吧,怎么会饿死那么多人啊?更何况,在人口爆炸式增长了这么多年后,还能平均到每人三亩多,想想50多年前的凤阳人均耕地会有多少吧?那个司机告诉我,他们凤阳虽然种地发不了财,可吃饱穿暖还是问题不大的,就是万里树起来的标杆小岗村,改革开放前也没像宣传的那样穷到那程度。
杨最胡扯的说法是,所谓村子里的基干民兵会在村口放哨,不让村子里的人出外讨荒,这孙子也是在农村长大的,他不知道一个村子里大家基本上有些亲族关系嘛?基干民兵的父母姐妹不在村子里吗?是什么样的基干民兵会这样没有人性啊?他就不怕村子里的人晚上点把火烧了他们家?看过上面岳博士提到的他在自己文章里说的几十年后他才悟出,他父亲就是饿死的,我才明白,他自己就是个没人性的家伙。
回复 cat 2017-3-3 09:34
lfyhao: 以前看到杨的文章也很生气,后来慢慢明白了,国家有关部门为什么不禁止他的文章和他的言论了,只要稍具常识的人都能看出他的文章是多么的荒唐来,国家还费那劲禁 ...
国内媒体还是不敢理直气壮地辩。如果国内的人用最基本的科学道理比如反证法和基本的生物常识把道理讲请,杨继绳之流根本就不会有市场。

关于逃荒,农村没有围墙,农民想出去逃荒可以随时随地从任意一个角落出来,怎么可能拦住? 并且农民逃荒基本上都是徒步,去车站拦也是白费功夫。
回复 lfyhao 2017-3-3 11:02
cat: 国内媒体还是不敢理直气壮地辩。如果国内的人用最基本的科学道理比如反证法和基本的生物常识把道理讲请,杨继绳之流根本就不会有市场。

关于逃荒,农村没有围墙 ...
倒也不是国内媒体不理直气壮地做,而是前些年的媒体多掌握在一些与杨同气相求的人手里,那些人不仅不会反驳杨,还会在推波助澜,只是不敢那么明目张胆罢了。
其实,还从一个侧面反应出杨根本就没有认真的做功课,蚌埠设市是在1946年的民国时期,在此之前,他只不过是归凤阳管的一个镇。有趣的是,蚌埠设市后,没多久就解放了,解放后的行政区划调整后,凤阳不归蚌埠管,尽管凤阳离蚌埠市区非常近。明清时期凤阳是府一级,凤阳府凤阳县的县衙就设在蚌埠镇。蚌埠地区当时只管了四五个县,一下子死100万人,那得每个县死20万,而他说的凤阳才死了9万人,可见他专门提到凤阳,那一定是凤阳死人是最多的,那么问题来了,凤阳才死9万,其他县应该少于凤阳,可一个蚌埠地区是如何死了100万的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0-1-25 15:35 , Processed in 0.033225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