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平凡往事的个人空间 http://zhenzhubay.com/?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八一比武】女兵,我的一夜情人!(附图)

热度 10已有 5916 次阅读2012-8-10 21:35 |系统分类:【武队】-影像



 
 

 

虚构小小说


------------有时,思想跟不上情感的脚步

那天我约了农行行长,在本市最豪华的一家大酒店里共进晚餐。晚六时整我驱车驶离办公楼的地下停车场,心情有些复杂。

月亮很圆,很大,只有路旁五光十色的灯火尚能和天空中的那轮皎月分庭抗礼。这让疲惫了一天总算走出藩篱的人们,又在虚张声势和喧宾夺主的幻觉里再次沦陷于浮躁和虚荣之中。峥嵘斑斓的夜幕给这个东北最大的都市,蒙上了一层光怪陆离的色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非常重视今晚的晚宴,为能有效控制酒桌上的局面,同时增加一些弹性空间,我还特意让朋友从部队找来一位女文艺兵小刘作陪,冀望能有锦上添花的功效。

 

我提前二十分钟到达由秘书事先预定好的包房,一个清纯亮丽的女孩静静的坐在那里。这一定就是小刘了,倒是个守时,守信的女孩。我冲她矜持的点了一下头,一边若无其事的喝着茶,一边和有些局促不安的小刘客套。尽管如此我的心情还是轻松不下来,今晚的晚宴可谓至关重要。我甚至有些担心,农行的客人是否有临时变卦的可能。跟据以往的经验,大凡行长能屈尊赴宴,签合同的可能性都非常大。

 

离约好的时间还差两分钟时,农行的客人们 (王行长和电脑处陈处长) 终于露面了。我马上起身相迎,却发现王行的眼睛在仍然端坐在那里,有些拘谨的小刘脸上停留了几秒钟。即而一贯严肃的脸上堆满阳光,并主动的和我寒喧起来。平时趾高气扬的王行,此时却变得有些谦卑和慈祥。我似乎在他放大的双瞳里,看到了极力掩饰的兴奋和跃跃欲试的欲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心里想。

我示意小刘挨着王行坐下。当服务小姐为大家斟满第一杯酒后,我冲她点了一下头,小姐知趣的轻轻带上门离开了。这时我才向王行介绍起小刘来:

 

"这位是刘丽,别看年纪不大,却已经是军区歌舞团的独唱演员了。今天正好闲着没事,我请她来唱几首歌,希望王行不要见外。"

 

"很好,很好,本来军民就是一家人吗!嘿嘿。。"

没等我接话,王行继续说:

"跟年轻人在一起,我都觉得自己都有朝气了。你说呢, 刘小姐?"

 

王行看似幽默却一语双关的言词说明他已经就范,起码他不讨厌我‘刻意的安排’。

 "一会王行不喝倒彩就好。"  小刘谦虚着。

"哪里的话,能亲耳聆听刘小姐的歌声,是我的荣幸。"

"您真客气!"

"陈处,把我的名片给小刘一张,写上我的手机号。你们说我是不是很有诚意?"

"谢谢!" 小刘接过名片一付受宠若惊的样子。

 

陈处在一旁殷勤地对小刘说:

 

"王行从不轻易把手机号码给人,看来他是希望和你结成忘年之交啊!"

"小刘,一会就看你的了,可别辜负了人家王行的一番美意啊。" 我借机煽风点火。

 

王行一反往常那种官样的装腔作势。一会儿敬酒,一会引吭高歌,一会翩翩起舞,整个晚宴都反客为主,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而且真的年轻了二十岁。我看起来很像个局外人,一边貌似欣赏着眼前的一切,暗中却掌控着全局的节奏。觉得很懂得人性的弱点,并为此有些自鸣得意。当我的目光从王行身上游离到伴舞中的小刘脸上时,突然看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不觉恍惚起来。理智上讲,这正是我要的结果。但良心上又觉得自己有些龌龊,为了利益太不择手段。但这就是社会,即使我不这样做,如果小刘自己经不住金钱的诱惑,任谁也无法阻挡她从一个清纯简单的女孩蜕变成物质女人。我希望她是个有坚持,有底线的人,在生活的大染缸里能洁身自爱。我虽然找到一些为自己的行为辩解的理由,但我的内心深处还是充满了对自己的鄙夷。现在我也只能希望小刘这么个含苞待放的花蕾,不会因这场交易背后的龌龊而污染了她原本纯洁的心灵。同时我更看清楚自己,是一个很虚伪的人。


小刘似乎天生就很会应酬,而且渐入佳境,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但如此,她还为我挡了许多伸过来的酒杯。我发现小刘凝脂般的肌肤开始从白到粉,再转为深红,最后就像血染了似的凝住了。

 

"对不起,我去方便一下。" 小刘对正要邀请她跳下支舞的王行说。

"别客气,请便!" 王行绅士的轻声说。

 

小刘起身走出包间。王行一脸坏笑地对我说:

 

"这个女孩很善解人意嘛!"

"女兵就是和小姐不一样,有素质。" 陈处不失时机的献媚说。

 

"我看附加条件就算了,合同今晚可以签了。" 王行对陈处说。

 

我心中一陈窃喜,真是一女抵得过千军万马!并很快在陈处递过来的合同上签了字。这是今年以来,我拿到的最大单子,十二台提款机和43台POS。我暗自庆幸,今天的晚宴总算没有出现什么差错。在我的从商经历中,曾经就有过大意失荆州,功亏一馈的时候。因此在没有签合同以前,我从来都是严阵以待,绝不敢有一丝马虎。

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我突然想起去洗手间的小刘。于是对王行说去方便一下,走出了包房。我经直来到洗手间外,正要向服务员打听小刘的下落,却看到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悟着嘴靠在前台上的小刘,那个弓形的台子上还放着喝剩下的小半杯东西。我的心一下揪了起来,三步并两步的来到小刘跟前问:

"要不要送你先回去休息?"

小刘的眼神有些迷离,眼睛略微红肿。

"喝点醋,这会儿好多了。"

"真不用送你回去?"

 

她冲着他摆了摆手。有气无力的说:

"我没事,你快去照顾客人吧。"

 

看他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小刘抬起那只垂下的手轻轻的推着我,直倒我离开为止。

当我再次回到包间时,陈处一脸坏笑地问:

"咱们的兵妹妹呢? 你不是想金屋藏娇吧?”

 

"她有点私事,马上就回来。"

 

"王行说了今晚可以给些你预付款。这下放心了吧?"

 

"有你大处长在,我们什么时候不放心过啊?!"

 

陈处扫了一眼餐桌上情景,接着又说:

 

"怎么样,表示一下吧,把剩下的两瓶酒喝光。"

 

这时正巧小刘推门进来,

"还是我来吧。"陈处起哄的说:"好啊。。"

 

我没有等陈处把话说完,一下就把两瓶酒抢到自己手里。

 

"好,今天我就破一次列,不醉不归!"

 

我紧紧的握住两个酒瓶,生怕有人抢似的,然后三下五除二的喝光了酒瓶里所有的酒。

 

也不知什么时候,我糊里糊涂的把签好的合同和预付款放进包里,也回想不起来是怎么把客人送走的。我只记得小刘扶着我跌跌撞撞走出酒店的大门。门厅上晃动的十几个大红灯笼,像欢喜佛的脸一样冲着我坏笑。一阵晚风伴随着一股从领位小姐身上散发出来的的香水味刮过来,我顿时感到一阵恶心,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小刘轻轻的捶着我的背,又递给我一张餐巾纸。我擦了一下嘴角,然后把餐巾纸摊开铺在刚才呕吐的污物上。有些踉跄的向停车的地方走去,此时我觉得轻松了许多,头也不像先前那么痛了。

我没有马上启动车子,而是打开车窗请进外面的空气,然后拿出一块口香糖放在嘴里,把其余的递给小刘。

 

"x总,要不然我们先休息一下再走?"

"现在路上车少,我开慢点就是了。"

 

我问清小刘的地址,驱车前往小刘的宿舍。一路上我都很纠结,觉得很对不住小刘。我甚至不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既美丽又善解人意的女孩,想说些感谢的话,又觉得肉麻。于是我打开CD,想让音乐冲淡因沉默带来的尴尬。路上的车和行人都很少,街灯忽暗忽明的眨着眼,一付漫不经心的样子。一首[心太软]的歌还没放完,小刘就跟着汽车晃动的节奏和暧昧缠绵的旋律进入了梦乡。头也不知什么时候靠在我的肩膀上,一席乌发瀑布般的顺势而下,妩媚的散落在我的身上。她的美貌在斑驳游离的光亮下像一朵刚刚被雨水冲洗过的睡莲,鲜艳地绽放。而她的体内散发出来的一股淡淡清香,在方寸大小的空间中弥漫着。是酒精刺激的作用,还是来自眼前这个西施般睡美人的诱惑,亦或是签单后的兴奋。总之我有些迷惘,又有些陶醉。多日来的紧张和焦虑一扫而光。我把空调放到最小的挡位上,音乐也调到了最低。想就这样让她安静的睡一会吧,今天可真难为她了。
 
大约二十几分钟后,车停在了歌舞团门前的路边上。这时收发室的灯已息灭,铁门也上了锁。我转头看了眼还在熟睡的小刘,正犹豫着是否叫醒她时,小刘的身子条件反射似的动了一下,即而美丽的大眼轻轻的睁开了一条缝。

"到了吗?" 小刘睡意未退地问。

 

当她注意到还枕在我的胳膊上时,似乎有些不好意识,迅速把头挪开,明知故问地说:

"我睡着了吧?"

"都是我不好,害你喝了那么多酒。"

 

我不想让她觉得太难为情,含混地回答着。

 

"我去叫门,你在这里等一下。"

 

小刘说完就下了车,我摇下车窗看着那离去的美人,似有不舍,又有些眷恋。小刘走了几步又突然回到车前,不放心似地嘱咐到:

"你一定等我回来,千万可别走啊。"

 

我点了点头说:

"好,我等你。"

 

小刘这才一阵风似的刮向了门房。我透过在晚风中遥曳的枝叶依稀能看到她那敲打门窗的倩影。好一会,门房的灯才亮了起来,接着铁门慢慢地向一个左边滑了过去。

 

小刘跑来回来,等她坐稳后,我把车经直开进大院里。在路过大时,我听到从门房里传出一个粗鲁男人的声音:

 

"这么晚才回来,不知又疯到哪里去了。"

 

我满怀歉意的瞧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小刘说:

 

"对不起,都是我惹的你挨骂了。"小刘吐了一下舌头,又向我作了个鬼脸说:

 

"习惯了。" 


小刘的宿舍离大门很近,我把车停在不远的地方。然后对小刘说:

"非常感谢,你会得到一份奖金,做个好梦。"

"我不是为了钱,哪天你单独请我吧。"

"没问题,等忙完这阵子,我让秘书陪你去承德避暑山庄度个假如何?"

"这还差不多。"

 

小刘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就下了车。我启动车子正准备离开,小刘突然转过身来说:“楼道里太黑,我的房间又在三楼,你送我上去好吗?”

 

她看我有些犹豫,接着说:

 

"今天是周末,我的两个室友都回家去了。"

 

我想既然如此就送佛送到西天,也算是对她今天所做的一切的一点补偿吧。

 

楼道里还算干净,但昏暗破旧,只有从窗外透过来的一点光亮碎银般的撒落在高底不平的楼梯凳上。我感到头一阵阵旋晕,那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感觉风一样地袭来。我忍着头痛,慢慢的跟在小刘后面上到了三楼。小刘打开房门后对我说:

 

"你还是进来坐一会,我给你冲杯浓茶醒醒酒再走吧。否则出了什么事,我也没法向朋友交待啊。"

"这好吗?"

 

小刘似乎看出我的迟疑,拉着我的胳膊说:

 

"喝一杯茶要不了多长时间的。"

 

进就进去吧,我一个大男人有啥好怕的,谁还能把我吃了不成,再说我的确也口渴得要命。想到此我不再犹豫进到小刘的寝室里。
 
房间里共有三张双层的单人床,顶上放着行李,底下睡人。每张床靠墙的地方都张贴着几张放大后的美人特写,极俱诱惑的在朦胧中冲着我媚笑。一股仿佛来自深谷幽林的淡雅清香在房间里浮动弥漫着,时刻提醒我已经到了一个不熟悉的世界里。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参差错落,把屋里点缀得像一幅独具匠心的巨型写意画。我有些陶醉,而更多的是神秘感,这是我第一次走进女生宿舍。。。。。

 

正当我有些魂不守舍站在那里时,小刘突然转身紧紧的抱住我。我稍微愣了一下,血和酒精突然一起涌向大脑,有如决堤的江水膨湃而来。我忘记了自己一直坚守的“不进女色” 的信条。忘情,贪婪的接纳和享受起来自怀中的温柔,即而又变得充满了侵略性,而且很快就沉沦于造物主赋于所有生物的那种彻骨荡魄的过程,在一种事似是而非的迷离中,演绎着动物最原始的本能并释放出了体内全部的激情。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在缠绵中节束了这场月光下的放纵。小刘仍就紧紧的抱着我,将头枕在我胸上,像一只卷缩在阳光下安静的小猫。

 

过了好久才用几尽蚊子般的声音对我说:

"我听朋友讲过许多关于你的故事,今天看到你第一眼时我就知道自己完了。从那一刻起,我就有一种情不自禁的冲动,想要你抱抱我,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许是看我没什么反应,过了一会她又说:

 

"我就想这样静静的躺在你怀里。。。。。"

 

我想这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啊? 世上真的有一见钟情的吗?

我依稀感到月光在紧闭的眼睛上停了下来,尘世上的一切仿佛瞬间都消型遁去。只有她的耳语,游离在我灵魂之上。我不想说任何话,这种情况下,说什么都显得苍白和多余。我只是静静的躺在床上,一边享受着月光的抚摸,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浪慢和她此刻的温柔。。。。。。

 

我已经记不得过了多久才离开的那间没有灯亮只有月光,但却永远刻在了心里的地方。第二天我起得很晚,一觉醒来,还能依稀感到唇齿之间的那种淡淡的留香。出门时,我都觉得那天的太阳非常美! 

事后,她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都没有接。以后我也没有主动给她打过一次电话。我铁定了心,结束这种注定没有结果并难以负责任的浪漫。在经历了那次月光下的缠绵后,我对她始终都有着一种深深的负罪感。我不想让她就此深陷在无望的爱情旋涡里不能自拔,更不想她会因这种所谓的爱而沉沦下去以至无法面对以后可能深爱着她的人。 

后来,每当我想起那一次月光下的放纵,都有一种朦胧错乱的感觉。是商场上的压力,还是生活中的失意亦或是对世俗的厌倦,削磨腐蚀了我的意志力,而让我在事业鼎盛的时候迷失了自我?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找到一种合理解释给自己。

 

这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一夜情,和那个女兵一起。


路过
1

鸡蛋
9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回复 岳东晓 2012-8-11 00:39
是解放军女战士
回复 平凡往事 2012-8-11 00:58
岳东晓: 是解放军女战士
是啊,所以没有表明81征文字样
回复 岳东晓 2012-8-11 01:02
平凡往事: 是啊,所以没有表明81征文字样
穿军装没有?
回复 平凡往事 2012-8-11 02:24
岳东晓: 穿军装没有?
看看上面的照片,哈哈
回复 伊兰泓 2012-8-11 06:10
来回上下十多趟,也没看见照片,给个鸡蛋好好反思一下!
回复 平凡往事 2012-8-11 11:48
伊兰泓: 来回上下十多趟,也没看见照片,给个鸡蛋好好反思一下!
在你家里啊,妹妹!
回复 伊兰泓 2012-8-11 23:07
平凡往事: 在你家里啊,妹妹!
开车技术不灵,只好在家宅着呀。
回复 平凡往事 2012-8-11 23:20
伊兰泓: 开车技术不灵,只好在家宅着呀。
我去接你,咱俩去 压马路如何?
回复 伊兰泓 2012-8-12 00:32
平凡往事: 我去接你,咱俩去 压马路如何?
早说啊,马上要去威斯康辛买健康鸡蛋去了。
回复 VANO 2012-8-12 03:50
哇,看到了照片了。。很漂亮的哦。。
回复 平凡往事 2012-8-12 03:54
伊兰泓: 早说啊,马上要去威斯康辛买健康鸡蛋去了。
给我稍半斤
回复 平凡往事 2012-8-12 03:56
VANO: 哇,看到了照片了。。很漂亮的哦。。
文艺兵都是检漂亮的招,哈哈
回复 VANO 2012-8-12 03:58
平凡往事: 文艺兵都是检漂亮的招,哈哈
这辈子才有那一次,一夜情,,,这也太可怜了。。。
回复 平凡往事 2012-8-12 04:03
VANO: 这辈子才有那一次,一夜情,,,这也太可怜了。。。
谁? 故事的主人公?
回复 VANO 2012-8-12 04:04
平凡往事: 谁? 故事的主人公?
对呀。。故事里不是写了嘛。最后一句。。

引 :这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一夜情,和那个女兵一起
回复 平凡往事 2012-8-12 04:11
VANO: 对呀。。故事里不是写了嘛。最后一句。。

引 :这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一夜情,和那个女兵一起
哈哈,主人公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9-12-8 14:15 , Processed in 0.024316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