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方枪枪的个人空间 http://zhenzhubay.com/?6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为什么在美国伪证罪是重罪

热度 6已有 1663 次阅读2017-7-3 15:49 |系统分类:个人日记


   刚看到岳博士在有关于刘牧野和五色板关系一文下的留言,留言中提到了伪证。我查阅了一下相关资料。美国的伪证罪一般分两种,。一种是宣誓后的一般虚假陈述(General false statement under oath)或者是没有经过宣誓程序的声明(Unsworn declaration),一般被认为是A级轻罪,有罚几千美元的,也有处罚严厉点坐一年牢的。当然就算既不罚款也不坐牢的轻判,一个人头上顶着伪证罪,也相当于赔上了一辈子的声名。一种是严重的伪证罪,指的在正式审判程序中作的重大虚假陈述,这应该是三级重罪了,最高可能坐十年牢。在翰山案中,被告承认了在文件中的虚假陈述并道歉,双方不经过审判达成了赔款加认同判决书,他悬崖勒马没有走向不归路,从此睡上了安稳觉。见此博文http://www.zhenzhubay.com/home.php?mod=space&uid=1&do=blog&id=34860 那么其它的案子里的被告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假如其中有伪证的情况存在,岳博士是否会根据相关法律对相关人士进行伪证罪的刑事起诉。(不论是否上诉)

   为什么伪证是重罪?如果一个人老老实实作证,就能还原事实的本来面目,让双方承担应该承担的责任。如果做伪证,就有可能是非颠倒,要还原事实的本来面目,受冤枉的人要花资源和财力来反驳伪证,法官可能得重新审理案件,国家会为同一个案件支出更多的,本不应该支付的审判费用,耗用公共资源。证人作证的成本,无论其是否做伪证,是最低的——他只要开口说话就行(除了其他个别情况外)。他只要说真话,司法成本及当事人各方的成本就会降低;他只要说假话,司法成本及当事人各方的成本就会陡然升高。所以,作为最低成本承担人的证人,其一旦说谎,就一定要给予重罚。在重罚的预期之下,证人说谎的可能性则会大幅降低,那么正义得到伸张的成本也就大幅降低了。

    原、被告各方(或控方和辩方)都可以作为证人作证。律师、法官、检察官等都可以被要求成为证人作证。所以,他们一旦在法庭上撒谎,都可能因为伪证罪而受罚。当然对一个人是否做了伪证,同样要Due process

    顺便看了下如果加州刘牧野就是五色板 这篇博文。颇有感慨,很多人不知道五色板做了什么,甚至为了个人的私怨,把五色板所作所为的原因归结到受到别人的不友善对待,我想请问下这些卫道士们,楚楚当时是个实名,五色板是个匿名,珍珠湾既没有中伤五色板,也没有抖落五色板的隐私,顶多根据规则封杀五色板及五色板的马甲。这位拿着人家的实名进行中伤,以谷歌上充满对实名的中伤为战果而洋洋自得,这是正派人的所作所为吗?(他这篇中伤文章中的主角不是我,但在当时我还是路遇此事,为楚楚在美中网进行了投诉)

    刘牧野与五色板的关系,是不是就是五色板本人,岳博士让大家猜。我觉得他很像,他后来的行文已经和此人很像了,至于岳博士有没有其它的证据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他的判断。刘杨案所在的州法院和翰山案所在的联邦法院不同,一般不会有什么ADR及和解会议,大概没有翰山那个机会从岳博士的起诉书看,不管这些纷争的起因是网站竞争,还是对个人的看不惯,一个人做任何事都不能不择手段,否则有些后果不是你能控制的。可以说,只要事情严重到走上了法律进程,案子就有了自己的生命,得按部就班走下去,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现在轮到翰山一身轻松的黄鹤楼上看帆(翻)船了。

路过

鸡蛋
4

鲜花
1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岳东晓 2017-7-4 02:43
翰山其实本来可以几乎零条件避免上法院,一张传票,他本来就应该遵守,我也不愿打两个半战争,给他个台阶,他不愿意下,应该也是想看看上上法院到底是怎么回事,似乎有点好奇。

在美国加州,宣誓证词上做伪证可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刘牧野就得看美国加州法庭会不会对他网开一面、法外开恩了。

我说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当然不会乱说。
回复 稻草 2017-7-4 08:39
允许说,但不能乱说。
回复 方枪枪 2017-7-4 09:54
稻草: 允许说,但不能乱说。
乱说也允许,但要承担乱说的后果。承担了乱说的后果,还可以就新的事情乱说,人在社会上生存,要不要顺顺当当的过好日子,都是自己的决定,是这人对自己生活方式的一种选择,就像活得不耐烦的人,在铁路上卧轨自杀的,他们自己的生命自己决定结束,别人还能有什么办法。
回复 方枪枪 2017-7-4 10:09
岳东晓: 翰山其实本来可以几乎零条件避免上法院,一张传票,他本来就应该遵守,我也不愿打两个半战争,给他个台阶,他不愿意下,应该也是想看看上上法院到底是怎么回事, ...
翰山在网上还是语言谈吐方面要强得多,与刘层次不一样,本质上一些事还是与入网过深有关。刘牧野的案子放到社会中的大环境上看,比一些典型的案件还更明显。他比杨文彬情况要严重得多,更和翰山的情节没法比。当然这可能也是个天意。五色板的文章多年后帮助你打赢了翰山案的管辖权,而刘牧野对证人传票和对你态度的一系列过度反映,又引起了你的怀疑,最终把一些事情搞清楚了。他要指望小雨点落下来,估计可能性不大,起码受害人主观上不会像对翰山的态度一样,对网虫和对流痞是有区别的。
回复 岳东晓 2017-7-4 11:06
方枪枪: 翰山在网上还是语言谈吐方面要强得多,与刘层次不一样,本质上一些事还是与入网过深有关。刘牧野的案子放到社会中的大环境上看,比一些典型的案件还更明显。他比 ...
刘牧野完全是心理阴暗、谎话连篇、无法无天,带着害人的心态作恶。看看五色板的那些东西,然后再看看刘牧野在法庭上的伪证与继续诽谤就知道了。

现在回过头去看,刘牧野在收到杨文彬案传票最初不可思议的激烈反应就很容易理解了。他激烈反应后,我在给他的第一封邮件中,就问他是否五色板。当然,那只是根据锅巴的IP,并无十足证据,但刘牧野自己心里清楚自己的斑斑劣迹,我这个质问显然打中了神经。刘牧野之后的所有行动都是在试图阻滞法律车轮的滚滚前进 ,真可谓螳臂当车。

海外华人网络出现刘牧野这样的害群之马,可谓不幸。楚楚本被五色板百般侮辱,被其造成永久名誉损害,竟也被其蛊惑,反投入其门下,可怜可叹。

我希望通过美国的法治能给大家上一堂课。
回复 方枪枪 2017-7-4 13:59
岳东晓: 刘牧野完全是心理阴暗、谎话连篇、无法无天,带着害人的心态作恶。看看五色板的那些东西,然后再看看刘牧野在法庭上的伪证与继续诽谤就知道了。

现在回过头去看 ...
我真好奇啊。
回复 岳东晓 2017-7-4 14:15
方枪枪: 我真好奇啊。
耐心点吧。法网恢恢。
五色板从最初的做贼心虚,过激反应,到后来的伪证,一步步走上不归路。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7-10-22 03:25 , Processed in 0.017758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