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我是虔谦的个人空间 http://zhenzhubay.com/?349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为诗句做诠释

已有 136 次阅读2018-12-6 13:21 |个人分类:随笔|系统分类:随笔评论


这篇随笔,末段讲到民族层面和宗教层面的问题,是我的《洛阳》诗最后两句的诠释。


一边看新闻,一边整理东西,一个质量不佳的环保袋子,在不经意中碎落一地,成了红色的粉末。于是,看着那热烈的新闻场景,我无法不想到:Nothing stays,没有什么是永恒的,眼前的喧哗,很快成为过去;今天,很快会成为昨日;此刻,很快会归入历史…… 也就是说,世间再富丽,人终究须面对四季如流、生死契阔。这是人生最根本的大事。


今天去教会,一如既往地看着路旁沙漠般的地里长出来的植物。它的花有点像蒲公英,老家没有这种植物。在佳思地住了经年,我已经熟悉了它的身影。尽管如此,人际之间,我依然感到鸿沟纵横,虚空寥廓。文化背景不同,关注的人和事不同,让我和左邻右舍之间都没有多少可聊的东西,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同事之间则是另外一式。平时在一起嘻嘻哈哈,一旦人离开了公司,关系几乎也就立即断了。


再进一层,即便是在亲人之间,时不时也让人感到有一睹无形的墙横在那里。


人的这种孤独、苦闷和虚无感,还真是难以抵挡。


昨天无意中看到台湾老兵骨灰返乡的视频,泪奔。记起了几年前看到志愿军遗骨回国的报道,让人感到人生的无限的哀伤和怅然。前面说到生死契阔,旧约圣经里多处写到人死归入其祖宗那里,这与中国人的祖宗信仰不谋而合。祖宗信仰,在祖宗的层面上解决了两大问题:人从哪里来,人回哪里去,释放了天伦之爱的悲喜期盼。从这个角度讲,小说《又见洛阳》让我实在地完成了根的回归。毕竟,不管哪个姓,百姓归汉这个宗。


从这个“宗”再往上,便有了中华民族。


民族再往上,便到达宗教的层面了,因为,所有的民族都有一个共同的源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会为生前无缘知晓基督的祖父母向神祈祷,祈求神的接纳,祈愿将来我能够在天国再见到我亲爱的祖父母;祈愿亲爱的人们最终都能在天国团圆。近日,思念之情愈发深切,我的祈祷也愈发深沉。

昨日看老兵魂兮归来的纪录片,不禁也想到自己将来的归宿。感谢神的启示,让我在祖宗和神宗之间寻着了那个和谐的连接。


洛阳


你天性高贵,却一身素朴
赤着脚,走在大河肥沃的岸上
你的麦田,在烈火中摇弋


我来寻找你的时候
你已化作一宇飞檐
静默地目送黄河远去


霓虹眩眼,我在蓦然回首里
瞥见你两颊风霜红晕
唤醒女儿对妈妈所有的记忆

我胸中黄色的浪涛奋激
走过你如林的石碑
我看到了一条通天的云梯

(《河南文苑》近期发表了我的这首诗,鸣谢!)

https://www.xuehua.us/2018/12/04/%E8%99%94%E8%B0%A6%E3%80%8A%E6%9C%9B%E4%B9%A1%E4%B9%8B%E6%AD%8C%E3%80%8B/zh-tw/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8-12-10 21:52 , Processed in 0.020126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