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我是虔谦的个人空间 http://zhenzhubay.com/?3497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长篇小说《无房》08 离开许厝

热度 2已有 148 次阅读2017-9-12 11:30 |个人分类:长篇小说无房|系统分类:原创长篇小说(连载)

阿强先是回到自己的小屋里,垂头丧气地蹲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奔磨房去。

阿信正在磨房打扫,见阿强神色异常,就问:“有事吗?”

阿强暗淡地回答:“荣叔要我们离开这里。”

阿信手中的畚斗落地,“你说什么?”

阿强脸色像苦瓜一般,“我们得走,离开这里。不然的话鸿香楼的人还会来找麻烦。荣叔不让我们住这里了。”

阿信愕然,走?我们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那一刻,阿强突然感到一阵懊悔不已,“怪我自己太多事了。”这句话关不住冲出了口。

阿信听了,二话不说,走出磨房,走入老五房间。不一会儿,只见她挎着一个布包走了出来。

你上哪儿去?”阿强追了过来。

阿信没有言语,继续往外。

阿强跟过来再问:“你去哪儿嘛?”

山东。”

阿强一听,眼睛睁圆了,“山东?那么远,你身上没钱怎么去?”

阿信梗梗地:“能走多远走多远。”

阿强左想右想,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眼看着阿信已经跨出门去,他一急,抓住了阿信的衣袖。

你不要抓着我,让我走嘛!”阿信的手臂和阿强的扭打了起来。

 

许荣叔听到动静,走了出来。他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阿信也站住了。

荣叔,阿信她,她要回山东去。可她,什么钱都没有……”阿强几乎是在哀求。

“你过来。”许荣叔招呼了一声。

阿强好像听到了救星的声音一般,快步到了许荣叔跟前。

许荣叔有条有绪地说:“从这里往北去四十多里路,有个叫张林的乡里,住的都是你们张姓宗亲。有力气走一辈子路去山东,不如咬咬牙走个五十里路去张林投奔宗亲,找一个叫张大林的,就说是许荣叔让你们去的。我这里还有一点银两,支撑你们走到张林没问题。你拿着吧。勤快点,会有饭吃的。”

阿强双手接过那包银元,回头招呼阿信,“阿信,快来拜谢荣叔!”

许荣叔:“不用讲这些礼素了,快点走,别叫人家看见!”

 

事情来得突然,刻不容缓。阿强回磨坊小屋,搜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什物,特别是那个还装着几个碎银的钱袋,匆匆打了一个包,挎到了肩上。

两个人一起来到了许荣叔房间。“荣叔,那,阿强走了!您可一定要多保重啊!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只要您一句话,阿强马上过来伺候!”说完阿强泪珠落地,人跟着跪了下来,向许荣叔磕了两个响头。

许荣叔喉咙堵堵的,却一个劲催促:“阿强,快走,快走吧!”

 

阿强和阿信离开的第二天,果不其然,鸿香楼和虎拳会馆的那帮人又来了。

“姓许的,快把梁阿信交出来!”来青哥还是那付架势。

许荣叔这边也是早有准备。堂弟阿伟找来了一个当兵的结拜兄弟和结拜兄弟的兄弟,背着两杆枪站到了磨坊门前。

和上次不同,许荣叔这回嗓门高高的:“那个疯阿信跑了!我们还没找你们算账呢,你们倒找上门来了!”

跑啦?!”来青哥的眼睛快都暴出来了,“好哇,你们赔钱!”

许荣叔走上前来,阴森地冷笑了好几声。“一个疯女人,到这里来拐走我的长工,偷走我的银两。你们算算,你们鸿香楼该赔我们许厝磨坊多少银两,啊?

“这,”来青哥气急,竟说不出话来。

还有,回去告诉你们的金姐,你们怎么拐走良家女子,榨干人家的血,又把人逼疯的?你们再闹,事情传进县衙门官府耳朵里,关我们磨坊啥事,吃亏的是你们窑子哦!”

 

鸿香楼一群人被许荣叔说得有些自惭形秽,又自觉理屈词穷;再看看许荣叔门前那架势,好像很有靠山的样子。打头的几个互相嘀嘀咕咕了一阵,觉得人都已经跑了,再呆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于是打道回府跟金相玲汇报去了。

 

 

阿强和阿信照着许荣叔的话往北走去。阿强挎着他的袋子,阿信紧揣着她的布包。由于担心鸿香楼的人会追上来,两人马不停蹄地走了大半的路。远处有棵大榕树,底下一个小木亭子,有村民在那里卖小吃小饮。阿强回头看看,离鸿江镇实在是满远的了,阿信看上去也相当累了,就提议在路边的小亭子边歇歇脚。

那亭子看样子有年头了,原本的红漆大致掉光,没掉的色也褪得差不多了。亭子上面一头写着四个大字:“闽风南来”,另一头写着“内坑”。

“原来这里就是内坑!”阿强自言自语。

“什么?”阿信问。

阿强解释说:以前常听人讲内坑这个地方,还没来过呢。”

两人在亭子的木围上坐了下来。一阵阵风吹过来,清爽宜人,把阿强和阿信心头的焦虑吹平了。

“两位客人是出远门的吧?喝碗丝瓜米粉汤,又饱肚,又消渴!”摆摊的村民招呼道。

阿强看着那碗丝瓜米粉汤,条件反射般地咽了咽口水,“多少钱一碗?”

村民说:“看你们辛苦,两碗再加四个卤蛋,一元。”

太贵了!阿强说。

“不贵啊,你看,”村民又摸出来两个梨,“内坑梨天下有名的!给你们路上止渴。”

阿强还要讲价,阿信说话了:买吧。她是又累又饿,有点饥不择食了。

阿强肚子也饿得慌,有香粉卤蛋还有水果,值了!

一块大洋出去,两人就在亭子里香香饱饱地用了一餐。吃饭的当间,阿强瞅了阿信几眼。看着阿信低头喝米粉汤,不时还夹丝瓜和虾米吃,既不担心有人来抓,还有几分满足的样子,阿强心里几分慰藉。“跟着我阿强的第一天,总算没让你饿着……”他暗自想道。

 

汤足饭饱,歇息了一下,两人回复了体力,准备再上路。

请问师傅,张林是往这处去吧?”阿强指着往北去的路问村民。

“不是,那边就上磁灶去了。要走这条。”村民指着往东北角去的路说。

“哦,谢谢师傅!”阿强庆幸自己长心眼多问了一句。“大概还有多远?”他又问。

不远,一个时辰能到吧。”

 

日头升高,天热起来,脚也走酸了。阿强的眼睛开始东张西望起来。他注意到路变窄、变崎岖了,边上多了一些山丘,林木茂盛。看样子,这里就是张林了。”阿强对阿信说。阿信也跟着本能地四处张望。就在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挑着担子的老汉。阿强连忙迎上去。

老乡,借问一下,这里是不是张林村?”

老汉:“是啊。”

阿强又问:“我们想找一位叫张大林的,您认识吗?”

老汉看了看阿强,回道:“认识。你往前走,碰到那棵大树往北去,再问问就到了。”

阿强和阿信对望了一下,阿信的脸上也变清朗了。

阿强谢过老汉,携阿信继续往前走去。

“这下好了,鸿香楼的人再也找不到咱们了。”阿强看着阿信,露出了轻松的、憨憨的笑。

阿信点点头,也终于露出了笑。

 

走到那位老汉说的大树前,两人转往北去。路变得越发窄了,房舍却是多了起来。这些房子和鸿江房子的样式很相像。走到一户人家的院子前,见一个老阿婆正蹲着喂母鸡和一群小鸡。阿强轻轻走前去问:“阿婆,借问一下,张大林住哪里?”
    老阿婆一听,站了起来。她往路的深处指了指,说:“往这里去,碰到岔路往右手边拐,第三个房子就是。”

阿强脸露喜色,“知道了,谢谢阿婆!”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7-9-21 05:51 , Processed in 0.027760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