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岳东晓 -- 珍珠湾全球网 ... http://ydx.zzwave.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岳东晓 -- 珍珠湾全球网

日志

孟晚舟案重大进展

热度 5已有 1851 次阅读2021-4-28 02:42 |个人分类:法律|系统分类:时事

今天看到一个新闻,美国政府在纽约东区联邦法院指责华为的律师将敏感证据泄露给孟晚舟,帮助其逃避引渡,要求法官修改相关证据保密规则并制裁华为的律师,法官听取双方的陈述后,驳回了美国政府的请求。美国如此紧迫地要压制证据,足见相关证据的重要性。我于是查看了一下相关的公开案卷。相关文件中不少抹黑隐秘处,但我们也可以猜到个大概。下面是我根据公开案卷的总结。

事件的背景先介绍一下。却说2018年,美国在纽约联邦法院刑事起诉华为公司与孟晚舟个人。正当川普与中国领导人会谈之际,川普政权通过加拿大逮捕了正在温哥华转机的华为CFO孟晚舟,要将其引渡到美国纽约受审。据川普幕僚博尔顿(John Bolton)回忆,川普得知这一抓捕行动时说,这就像逮住了中国的 Ivanka Trump(川普女儿),言下之意这是个大大的筹码。美国针对孟晚舟的核心指控是,她在与汇丰银行的一次往来中,刻意隐瞒了华为与SkyCom公司的关系,而SkyCom 在与伊朗做生意。美国指控称,孟晚舟隐瞒了这些信息,使汇丰银行面临违背伊朗相关禁令而触犯美国法律的风险,故而构成对汇丰的欺诈犯罪 (fraud)。显然,如果证据表明华为(包括孟)已经将华为与 SkyCom 的关系以及SKYCOM在伊朗做生意的信息告知汇丰,或者汇丰知道这些信息,欺诈(fraud)都不能成立。

那么这次法庭纠纷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 2021年2月7日,华为的律师在纽约联邦法院提交了一份给美国政府律师的长达10页的信件,里面指责美国政府在两年多时间都没有向华为提供相关的证据,一直拖到2020年8月、10月才分两次提供了部分信息,而这些信息说明“美国政府的关键指控是误导性的或者完全虚假”(华为信件原文:“key government allegations are misleading or flatly false”)。信的具体内容多处被涂黑,但从上下文可以看出大概,那就是证据显示华为并未对 HSBC 隐瞒信息,美国政府不得不改称华为对 HSBC 高级管理人员进行了隐瞒。

随后,2021年4月8日,华为又给美国司法部(USDOJ)的高级官员(估计是司法部长)写了一封信。这封信说川普司法部向加拿大政府提供了“不准确或者误导性的信息”以引渡孟晚舟到美国受审(“DOJ had provided inaccurate ormisleading information to the Canadian authorities in its efforts to extradite Ms. Meng”)。华为给美国DOJ的信还说,美国后来交出的信息与美国向加拿大提供的引渡信息直接矛盾 (information in discovery...directly contradicted the government’s representations in Canada.)四天后,4月12日,孟晚舟向加拿大政府递交了一份文件,并附上了华为2月7日与4月8日的信件。孟晚舟要求加拿大方独立查证美国政府是否在引渡请求中误导了加拿大政府与加拿大法院。同日,香港法院命令 HSBC 交出孟晚舟案相关证据 (此前,孟晚舟在英国起诉,要求HSBC交出证据,英国法院以没用管辖权为由拒绝接受请求)。4月21日,加拿大法院批准了孟晚舟的请求,将引渡庭审延期,以便让孟晚舟有足够时间研究汇丰交出的证据。

美国政府此次引发的法庭争议正是华为华为2月7日与4月8日的两封信件。美国指责说华为泄露了案件的保密规则以协助孟晚舟逃避引渡。而华为一方回应说,华为并未向孟晚舟提供任何具体证据内容,而只是这些证据引出的结论,既然美国政府可以说证据证明孟晚舟欺诈了HSBC,华为也可以说证据证明孟晚舟没有误导HSBC,而是美国政府在误导。对此,法官显然接受了华为方的观点,驳回了美国政府要求修改保密规则与制裁华为的请求。

美国政府给法庭的信件有几处被涂黑,但有一句话很明显,针对华为说美国政府隐瞒证据的指控,美国方称 “there is no evidence showing that [涂黑约30个字母] knew that Huawei used Skycom as a cutout entity”。HSBC 只需要四个字母。如果要答填空题,涂黑处猜想应该是HSBC高级管理人员。换言之,美国政府至少应该已经承认,华为将SKYCOM相关信息告知了 HSBC 的中级 (junior level) 管理人员 。光凭这一点,针对孟晚舟的欺诈指控已经摇摇欲坠了。别说是 HSBC 的中级管理人员,只要是在是告诉相关的低级职员,HSBC公司也是被告知了。这在法律上叫着从雇员到公司的 imputation of knowledge。公司不是人,没有脑子。判断从雇员到公司的 imputation 的关键不是雇员职位的高低,而是雇员的职责范围,职员在这个范围内是不是 公司的代理人(agent)。如果华为告诉 一个 HSBC的清洁工说华为跟Skycom 如何如何,也许不能算 HSBC 知道,但如果华为告诉一个 HSBC 处理金融交易的员工相关信息,那就是华为告诉 HSBC 了。


路过

鸡蛋
5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1-9-26 11:30 , Processed in 0.022387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