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岳东晓 -- 珍珠湾全球网 ... http://ydx.zzwave.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岳东晓 -- 珍珠湾全球网

日志

贺建奎基因编辑婴儿与父母权

热度 4已有 578 次阅读2018-11-29 10:34 |个人分类:科普|系统分类:科技

这几天贺建奎运用 CRISPR-Cas9 基因编辑技术培养抗艾滋病婴儿的新闻引发了激烈争议,大部分声音认为这一实验违背伦理。CRISPR-Cas9 技术的发明者之一 珍妮弗-道得纳教授对此也表示了强烈反对。从法律上看,我认为这是一个父母权问题。什么是父母权?贺绍强夫妇通过八年艰难的法律历程进行了诠释:那是父母决定自己后代如何成长的基本权利。

在进一步讨论之前,我们先简略回顾一下什么是 CRISPR-Cas9 技术。详情参见我的博文《CRISPR 基因编辑技术及张锋的贡献》以及《张锋 CRISPR 基因编辑专利官司获胜》。

CRISPR-Cas9 技术的来源是细菌的自然免疫系统。某些细菌在遭到病毒入侵后,能够把病毒基因的一小段存储到自身的 DNA 里一个称为 CRISPR 的存储空间。当再次遇到病毒入侵时,细菌能够根据存写的病毒片段识别病毒,将病毒的DNA切断而使之失效。有的细菌的CRISPR系统很复杂,涉及多种 Cas 蛋白 (Cas 的意思是 CRISPR-associated -- 与CRISPR相联的 )。经过多年的研究,2011年 法国女科学家 Emmanuelle Charpentier 发现一个只有四个组件的细菌免疫系统。但当时并未弄清相关组建的功能。2012年 DOUDNA、Charpentier 联合小组通过在细胞体外的试管实验发现了负责DNA切割的充分并且必要的三个部分:Cas9, crRNA 与 tracrRNA 。论文还确定了三个部分的作用:Cas9 是切割机;crRNA 的主要作用是定位--相当于文档编辑时的匹配字符串,这部分需要根据目标点不同进行变化。而 tracrRNA 在与crRNA耦合后启动 Cas9 的切割功能。DOUDNA、Charpentier 还成功把 crRNA 与tracrRNA 连起来成为一个分子,这样可以把 DNA 切割的组件由三个变成两个。但 DOUDNA 等人的实验并没有在任何细胞内进行,只是在细胞体外的试管里,当然也没有在动植物等真核细胞内实验,也不知道能否可行( “it was not known whether such a bacterial system [the CRISPR-Cas9 system] would function in eukaryotic cells.”) 。在该论文发表后几个月 DOUDNA等人表示在真核细胞的实验中遇到了很多困扰("many frustrations")。
crispr-diagram_orig.png

Charpentier 2011年的论文出来后,美国东部 BROAD研究院的张锋小组也展开了研究。在Doudna/Charpentier 2012年6月论文发表前半年,张锋在2012年1月向NIH申请了一个项目:运用Cas9系统对真核细胞进行基因编辑。张的小组在2013年1月发表论文,首次将 CRISPR-Cas9 成功用于高等生物的基因编辑。随后相关研究可谓如雨后春笋,甚至走向大众化。Castro Valley 有个生化博士开了个公司,100美金就可购买到 Crispr 基因编辑的 DIY 工具箱

前不久,中国生物学家发表论文,利用 CRISPR-Cas9 技术实现了两只雌性老鼠繁殖后代。而这次80后贺建奎发布的新闻无异于一个重磅炸弹。

贺建奎2006年毕业于中科大,2010年从 Rice University 拿到博士学位。发表“Conclusive and perfect quantum state transfer with a single spin chain.” Phys. Lett. A 372:185-190 (2009)与  “Heterogeneous Diversity of Spacers within CRISPR (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 Phys. Rev. Lett. 105:128102 (2010)等论文。其2010年博士论文标题是 《Spontaneous Emergence of Hierarchy in Biological Systems 》,有不少篇幅提到 CRISPR的免疫功能。虽然贺并非正规生化专业,但对 CRISPR 的关注较早,显然在 CRISPR-Cas9 发现之后,也不甘落后进行了跟进。

那么利用生物技术培养出抗HIV的婴儿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从父母的角度,毫无疑问希望自己的子女遗传素质优秀。假设一对夫妇带有某种严重遗传病基因,其后代有这种病的可能性接近100%,这对夫妇该怎么办?如果选择生育,生下的小孩不但自己痛苦不堪,还拖累这个家庭乃至社会。如果选择不生育,那么这对夫妇的基因就从人类基因库中消失,也就是绝代了。美国有个著名的案例,一个三代痴呆的女孩被根据州法进行了强制绝育手术。女孩起诉,称违反了她的正当权利。美国最高法院裁决:"Three generations of imbeciles are enough" (生三代傻子已经足够了)(Buck v. Bell, 274 U.S. 200 (1927))。虽然这个案例从未被明确推翻,但美国最高法院在后来的一系列判例中更加尊重父母的权力。

贺建奎的实验对象是父亲携带HIV病毒的夫妇,这些夫妇生下的孩子有相当的几率一出生就携带 HIV 病毒。在没有其他科技手段之前,他们的选择是1)不生育;2)生育,但冒着小孩生下就有艾滋病的危险。对于夫妇来说,这两个选择都是很难的。如果现在有一个新的选择使小孩生来就有抗 HIV 的免疫能力,不难想象大部分艾滋父母都愿意尝试。那些号称现在对艾滋病能有效控制的人可以思考这个问题:在用终生服药控制艾滋病与生来能够对艾滋病免疫两者之间,你选择什么呢?

在贺梅案中很多人认为让贺梅给美国人贝克带着很好,剥夺贺绍强夫妇父母权不算什么。贺梅案的最终结果否认了这种观点,父母有决定自己子女成长模式的基本权力。从父母 权的角度分析基因编辑婴儿,问题就不再那么简单。



路过

鸡蛋
4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8-12-10 20:43 , Processed in 0.021757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