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MingHao的个人空间 http://zhenzhubay.com/?155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哈佛庭审,第一轮结案呈词

热度 1已有 398 次阅读2018-11-17 08:46 |系统分类:转帖-时事政治经济

 zzwave.com

说哈佛自诉讼以来递交了至少九万页材料,法庭文件从双方的SMJ(Summaryfor Motion Judgement),事实支持,统计报告和反驳,加上双方法庭之友八仙过海,各种资料又是好几千上万页。庭前亚裔集会造势,示威发声;庭审三周,文山数海,字斟句酌。不光自媒体上风起云涌,每天很多人战后吐血三升,各大传统媒体都聚光波士顿高院,每日前线报道,事后分析,献计献策,热闹纷呈,甚至还吸引了一些欧洲媒体,哈佛之光可谓辐射环宇,美国民主也的确喧闹昂贵。


本文是对哈佛诉讼案双方11月2号的结束陈词的简述,还有很多细节和信息无法如实表达,定会有遗漏或错误,请大家见谅。

 原告SFFA律师 John Hughes

 zzwave.com

 John在结束陈词中用的几乎都是短句和大白话,通俗易懂,采用了很多细节,法庭结论,以及相关研究来支持结论。

 主要论点:哈佛2014-19年录取数据表明,哈佛录取办公室对亚裔申请者的个人评分统计性显著的比白人申请者的个人评分低。OIR的分析和哈佛之后的对该研究结论置之不理的做法是其有意歧视的有力证据。SFFA认为哈佛对亚裔的歧视并不是种族主义的蓄谋,而是即使是怀有好意的人们也可能对亚裔容易怀有的偏见和刻板印象在招生过程中所带来的(“...that bias and stereotyping explain the disparity, not a racist conspiracy, but bias and stereotypes that even well-meaning people are susceptible to deploying”)

1.哈佛大学一直调,并且对Card教授宣称个人评分没有用到种族因素。然而,1990年OCR对哈佛录取办公人员的调查细节和SFFA律师对哈佛录取工作人员的法庭对话细节表明,很多录取工作人员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或者不能运用种族因素,有几位表示他们在个人评分中运用了种族因素。一旦种族因素影响了个人评分,用Card教授自己的方法和观点,他的模型分析将不受支持。(注:这是对Card教授模型的最沉重一击,Card教授第一天大惊失色的表现可能来自于这。Arci教授的反驳分析中没有提到这一点,估计是哈佛九月份对录取材料的更改引起了SFFA的高度重视,一路挖掘,在这一点上给予致命反驳)。

 zzwave.com

2.ALDC(athlete, legacy, dean’s list, children of faculty)等特招生中的亚裔申请者没有受到歧视,但是作为群体,他们的平均个人评分也比白人申请者要低。Card教授批判Arci的模型去除了ALDC录取数据,事实上,哈佛在OCR当年的分析中鼓励把ALDC拿出数据库再做回归分析。

 zzwave.com

3.OIR调查研究期间和之后的电邮往来表明,Fitzsimons明白这是对亚裔的歧视,但是压住了不公开,不调查。哈佛对亚裔的蓄意歧视来自于此。其中一个细节,哈佛对偏远州发出邀请函的申请者有的PSAT分数低到1310,然而同样学校,亚裔男生需要至少1370分,女生至少需要1350分。当Fitzsimmons先生听到这个时,John以为他会说,天,我不知道!然而他解释说,那些偏远州里有人在那只住了一两年。这不是对亚裔永远都是异国人的刻板印象的最好例子吗?

4.几乎每个人都有着无法摆脱或者不能克服的偏见和刻板印象,尤其是亚裔沉默,胆怯,擅长数理的模范少数种族的刻板印象,深入人心,并且可能深深渗入哈佛录取工作人员和程序之中,这造成了对亚裔的系统性歧视。而哈佛在这近二三十年中有很多机会改正,采取措施,哈佛没有去做。

 zzwave.com


5.哈佛九月份的录取措施中第一次明确规定在个人评分中不允许考虑种族因素,这正说明了哈佛意识到过去的错误,正采取措施进行微小的弥补。但是也表明了其录取工作人员,即使工作很多年,也并不清楚种族在录取过程中是如何应该被应用。

 被告 Harvard 律师 Lee & Waxman

  zzwave.com

哈佛在陈词中毫不犹疑的使用了Legacy等特招生中亚裔录取率比白人同侪更高,以及非裔学生比例将大为减少这两个杀手锏反驳。并且对SFFA的不少论据逐条反驳。

 主要论点:SFFA对哈佛歧视亚裔的指控是不合事实与逻辑的,而所谓的亚裔人格低分的指控更是Blum多年来要在大学录取中去除种族因素理念的载体。LADC中的亚裔录取率比白人同侪要高,加州亚裔和女性亚裔的录取率也都比白人同侪要高。那么,既然都是同一批人审核材料,为什么厚此亚裔而薄彼亚裔,这本身就表明了不是对亚裔整个种族的歧视,逻辑上就说不通。更甚之的是,如果按照SFFA种族中性的提议修改招生制度,结果将会减少至少30%的非裔学生,而不会是Kahlenberg宣称的不会有很大改变。这将对哈佛这几十年来致力的校园各种多元,包括种族多元是一个致命打击。

1.SFFA提出的由隐含偏见(Implicit bias)导致的蓄意歧视不能成立。从每一个招生办工作人员的证词都可以看出,他们对亚裔人格没有个人偏见,那么委员会里40多位又如何一致做到蓄意歧视?按照法律对被告清白的法律假设,SFFA需要拿出实证来证实哈佛蓄意歧视,哈佛其实没有义务/负担澄清。

2.16位顶级经济学家,包括两位诺贝尔奖得主和前美联储主席耶伦的法庭之友文件支持Card教授的统计模型,认为统计模型并不能确定因果关系,而只能给出相关性,因此Arci教授的模型分析及结果并不合理。Arci排除了一部分数据(LADC)和变量,人为操纵数据,就是为了得到录取率统计性显著不同的目标结果。当发现EA(early admission)中非LADC的数据有利于结论时,他将这些数据又拿回来分析,目的非常明显。另外,Arci在证词中明确表示他的模型对种族平衡没有结论。而Card的分析表明哈佛没有操纵种族平衡。Card的模型考虑了所有数据和变量,结论稳健而经得起测试。

3.Fitzsimons在OIR研究报告之后又要求了对SES的调查,这份调查表明亚裔低SES的申请者的录取率比同侪高3个百分点,因此他认为不存在亚裔歧视的问题。Fitzsimons对此给予了足够的关注。而Kahlenberg在此诉讼案之前赞扬Fitzsimons是高等教育中的领袖,顽强向前为不同种族背景的个人进入高等教育打开大门。

 zzwave.com

4.哈佛远在考虑种族因素之前就已经拒绝了大部分的申请者,种族因素只在少数例子中起到加分的作用,而不是惩罚作用。这在Bakke案中已经被肯定并作为良好典范。这和优先考虑偏远地区申请者或是低收入家庭申请者情形类似。

5.哈佛六年数据库中没有任何一位被拒绝的申请者,SFFA两万多成员没有任何一位在这三个星期的庭审中出庭作证指证哈佛。而对原告的指控,多位证人以个人经历出庭作证支持哈佛,反驳SFFA。

 zzwave.com

 

原告SFFA 反驳结词 律师Mortara

 zzwave.com

 

1.法律对于种族刻板印象的使用是蓄意歧视这一点非常清楚(Huges在上午陈词中提到的柯达案支持此点)。

2.LADC中亚裔个人评分普遍偏低就是偏见与刻板印象的实例。

3.哈佛以LADC中亚裔和加州亚裔,以及亚裔女性录取率更高来说明种族歧视不存在的反驳不成立。普华永道对于有孩子的女性和对非传统作风女性的歧视这个判决先例表明对某个性别/种族内的子集的歧视也是种族歧视。

4.不录取亚裔不是哈佛目标,他们的目标是减少录取,不希望太多,因此目标很明确,ALDC这些有资源和关系网络的当然要首先保护,而此外的亚裔才首当其冲被裁减。

 zzwave.com


5.OCR研究的证据和哈佛的通信表明个人评分中考虑了种族。而McGrath的证词也说明她对离职的29位员工如何使用种族几乎一无所知。结合九月份突然在28年来第一次将禁止种族考虑放入个人评分中写入录取规则和Arci的强大统计结果,这都表明了个人评分中的确考虑了种族。Card承认一旦个人评分考虑了种族因素就不应该放入模型中,而一旦他的模型拿出个人评分,亚裔种族惩罚的统计显著性是个不争的事实。


 zzwave.com


6.哈佛在对法庭提供录取数据中的申请例子时经过了仔细筛选,找出有利于哈佛的数据和证词。Huges指出的那个职业花样滑冰运动员,有着惊人的人生故事,克服很多困难,是一个老师和哈佛校友们给予强烈推荐的亚裔申请者,个人评分却只是3,哈佛录取办公室没有给予任何考虑机会。

7.我为什么今天在这儿呢?是因为我大学时三个最好的朋友,是因为我女儿的义母。他们都有和我女儿一样大小的亚裔孩子,而这些孩子都和我女儿一样,应该有去哈佛的同等机会。是因为我90年代在中国渡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学习中文,是因为我代表着SFFA两万多会员,也是因为我有过审核申请和评估别人纸上记录的经历。哈佛在此事不够警醒,而亚裔美国人为此付出了代价。希望这将成为亚裔历史上的浓重一笔,是的哈佛歧视了亚裔,而这个夏天,哈佛在将歧视这匹种族偏见的狼关出门外做了那么小小的一步。

 

请注意双方陈词中在至少下面两点各执说辞:

 1.哈佛宣称其所有出庭的录取工作人员作证表明在个人评分中没有考虑种族,这一点与SFFA的关于哈佛在个人评分中考虑到种族的指控明显矛盾,这在决定哈佛是否系统性歧视亚裔应是关键;


2.哈佛宣称Fitzsimons在当时情况下给予了足够的关注进行了合理的调查,没有任何失职或蓄意隐藏行为,这一点与SFFA的指控明显矛盾,这在决定哈佛是否蓄意歧视亚裔应是关键。

 

鏖战不仅限于庭审,双方仍将继续向法庭递交材料,法官这份工作不容易啊!正如Mortara最后感叹:“法官大人,我并不羡慕你面前的这份工作。我不知道自己将如何面对你所面对的历史使命。”

 

作为没有Legacy,没有良好性格,也不受AA待见的亚裔新移民,是否需要在柴米油盐和风花雪月中抬头听听看看美国的社会风潮,在参政议政中了解双方的看法说辞,在理智争辩中捍卫自己的利益。在这个仍需拼爹拼妈的时代,在这个几乎以哈佛为首是瞻的教育体系中,在打破亚裔刻板印象和顶层天花板的新长征路上,中年草根依然要负重前行。


 zzwave.com


(Source:=https://mp.weixin.qq.com/s/1T8JwHicD13RE-_f0edJVw)

Affirmative action at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ffirmative_action_at_the_University_of_Michig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ratz_v._Bollinger

https://www.nytimes.com/2016/01/05/us/affirmative-action-supreme-court-michigan.html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Wavelet 2018-11-20 11:25
Well done. Thank you for sharing!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8-12-10 21:56 , Processed in 0.019077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